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藏千)千雪孤鸣与藏镜人胶水粘手示爱

    千雪孤鸣与藏镜人的感情受到颢穹孤鸣的强烈反对,于是…

    千雪孤鸣正试探藏镜人睡死了没:“藏仔?藏仔?藏仔你睡着了吗?”

    没有得到回复看来是睡着了,千雪孤鸣踮起脚跑去翻找着什么东西:“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我东西呢?也不是这个,啊找到了,就是这个!”

    只见千雪孤鸣从柜里拿出了一样自带出场声效“铛铛铛铛”的润滑……哦不,502胶水。

    原来是千雪孤鸣为了叫板颢穹孤鸣,声称要和藏镜人永远在一起便打算用胶水来把两人黏在一起以表誓不分离之意……千雪孤鸣正往藏镜人手心涂胶水,待藏镜人两只手都被涂满千雪孤鸣便把自己的手对上藏镜人的手那么一拍,好嘞黏上了,粘的牢牢的。

    咱俩天长地久永不分离,这样想着的千雪孤鸣美美的睡了。睡着了的藏镜人觉得哪里不对,但睡在自己身旁的是千雪,那就没必要醒过来查看了。

 

    第二天

    藏镜人睡醒想要揉眼睛,抬起手来一看,哎呀妈呀怎么把千雪的手也带起来了。这一下藏镜人彻底清醒了:“千雪!”

     “嗯藏仔你怎么了?”

    “千雪你都干了什么!”

    “把我们俩黏在一起啊,永远不分离啊为了和王兄对抗啊。”

    藏镜人真想狠狠打他一顿但要说真打又舍不得下手,气的藏镜人直瞪眼,想要用功力强行扯开二人的手,可谁知千雪孤鸣不停的喊疼:“疼疼疼疼,藏仔你轻点啊!”

    “千雪你自己想个办法把手给我分开!”

    “我能怎么办啊?你要真想和我分开,那要不去找冥医或者温仔好了,哦我忘了你现在最不想见到死人温,那就去找冥医吧。你千万不要擅自分开咱两的手啊,不然我们都会受伤的。”千雪孤鸣还是不想分开的,这样两人黏在一起多好啊,就是…千雪孤鸣低头看自己两人赤身裸体,再看看两人粘在一起的手:“藏仔,我们这样怎么穿衣服啊,难道要这样出门?”

    藏镜人气的头晕但对上千雪孤鸣那蠢蠢的模样整个人什么气都消了,藏镜人心想如果是史艳文或温皇这样做,他会毫不犹豫的打死对方。

    千雪孤鸣想要挠头,但这手被粘住了挠个头也挠的不舒服,想撒气又不知道往哪撒:“来人!”

    门外有人道:“千雪王爷何事吩咐?”

    “你别进来啊千万别,快去帮我把苍狼找过来,一定要悄悄的不要被他人发现。”

    “是。”

 

    藏镜人问他:“你把苍狼叫过来想做什么?”

    “苍狼那么乖让他过来帮我们穿衣服好了,他肯定不会告诉王兄的,再说了让下人来帮忙指不定不仅王兄会知道怕是整个苗疆都知道了。”

    藏镜人没有告诉千雪孤鸣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即使现在没人知道,待会儿他们走出去找冥医时候也会有人知道,而且不仅会是苗疆,怕是中原也会知道了,藏镜人只想祈祷不要给史艳文知道,不然他脸丢大了。

    “皇叔,叫苍狼何事?”

   “啊苍狼你来了啊,快快快进来!”

    苍越孤鸣走进来又赶紧退了出去:“皇叔你们这是在……苍狼还是先告退吧。”

    “诶苍狼你别走,快回来,帮你皇叔我和藏仔穿个衣服就成啊!”

    苍越孤鸣从门外探出个头,见千雪孤鸣实在急得不行才又走回来:“皇叔,你们怎么会搞成这样?这叫我怎么帮你们穿衣服啊,手都粘上了也套不上衣服啊。”

    藏镜人看向千雪孤鸣,等着他解释给苍狼听,千雪孤鸣哈哈一笑敷衍了过去:“苍狼你说的也对嗷,就算你来了这衣服也根本穿不上啊,这咋办。”

    苍越孤鸣沉默许久才道:“皇叔衣服怎么穿我想到办法了……不过还是让我先帮你们把裤子穿上吧。”

    “好啊好啊,苍狼啊麻烦你了,你千万不要告诉王兄啊!”

    “不会的皇叔。”

    “嗯苍狼最乖了”

 

    中苗边境此刻正热闹着呢,一群人围堵着两个人,堵的那两人压根没法走了。

    穿着肚兜露着臂膀的千雪孤鸣红着脸吼道:“哇靠,你们这是干什么别围着了!还有死人心机温你也会医术要不来帮忙把我和藏仔的手分开?”

    温皇围着二人转了一圈,什么也不说,只对凤蝶招手示意。凤蝶点了点头从人群里推着轮椅挤了过去,温皇两眼一翻瘫在了轮椅上装死,藏镜人超就想踢他两脚:“神蛊温皇你竟然装死!”

    千雪孤鸣看远处走来了一个白衣仙子,哎呀这不妙了:“藏仔藏仔你看那是谁,史艳文来了!”

    一想到史艳文来了,藏镜人更气了,在众人吵闹声中冲着千雪孤鸣一声怒喝:“千雪你昨晚怎么不把我俩j和谐8也粘上呢,那样岂不是更牛逼!”

    千雪孤鸣劝道:“藏仔藏仔别气啊,注意形象注意形象!”

    戮世摩罗靠在网中人肩上:“爱将你看,两个250为了表达520用502把手粘一起了。”

    千雪孤鸣本想反驳戮世摩罗,可此时又见史艳文身后还跟着一个眼熟的身影,可是他为什么会和史艳文一起过来呢:“哇靠藏仔咱们快跑啊!史艳文还把我王兄带来了,完了完了!”

    藏镜人脸一黑,远处盛怒的颢穹孤鸣与面带微笑的史艳文走来了。

    然后……

 

    俏如来拿着报纸看,只见报纸上一行标题写着“苗疆狼主与战神用502粘手示爱”后续“双方亲人将两人手撕扯开”这么一则新闻下面还有一张千雪孤鸣和藏镜人光着膀子穿着“肚兜”的照片。

    “大哥你在看什么?”雪山银燕端着水坐在俏如来旁边跟着看报纸,“我看成了手撕了他们二人,吓死了。”

    俏如来放下报纸想了一会儿:“大概叔父他们现在也和被父亲与苗王手撕了差不了多少了。”

 

    苗王宫里,千雪孤鸣与藏镜人一同躺着,苍越孤鸣亲自来照顾二人,只见二人手掌都缠着厚厚的白布,人也奄奄一息的想必受了不少苦。

    “皇叔,来喝药了。”

    千雪孤鸣呆呆地张开嘴:“苍狼啊,你皇叔我快死了,你说王兄下手怎么就这么重呢,把我两手撕开就算了,还莫名其妙揍了我一顿。”

    藏镜人在一旁愤恨不已,用手往床上一捶,捶完之后就后悔了,痛死他了:“史艳文!!!你竟然敢下手这么重,你等着等我好了我不打死你才怪哈哈哈。”

    千雪孤鸣看的那个心疼:“藏仔你别激动,你手痛不,我看你这样捶了一下我都觉得痛,你要乖点要好好养伤啊。”

    藏镜人哼了一声小眼神非常悲伤地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早知道不捶了,养好了捶史艳文好了。

    一个月后某日,史艳文走夜路,被一个蒙面人给捶了一顿。史艳文很难过,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被人捶,他做错什么了吗?

————

原梗:新闻  网恋少年少女用502粘手示爱

评论 ( 16 )
热度 ( 16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