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网空)他们都会老去

他们都会老去

但网中人永远无法老去

 

 

    网中人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有一日求着他去碰别人,戮世摩罗想到了却没有料到这个高傲的魔竟然真的会这样做,可他也明白网中人究竟是为了什么。

    “未来的修罗帝国,不能无主……”

   “真的到了那日,你取走我身体里的鬼玺当帝尊便是,你不是也一直觊觎帝尊之位吗?”

    “我不想。”

    “我也不想。”

      两个相同的不想却非是在回答同一件事。网中人的不想是帝尊之位,而戮世摩罗的不想是……

    “我不想让一个我不爱的女人给我生孩子,即使生下来我也不会爱护那个孩子。你想我给你留一个孩子做念想,可网中人你不觉得你的这个要求太过自私了吗。”

    网中人心乱了,他想解释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戮世摩罗心里酸涩,躲开了网中人的拥抱。

    “再等几年吧,现在还早。”

    “对不起。”

 

      春

      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

    “小子……”

    戮世摩罗支起窗扉听着细雨沥沥淅淅敲打新叶之声,网中人拿了一件衣裳为他披上。戮世摩罗按住网中人的手,回头道。

    “再等等吧,我还年轻着呢,带个孩子多烦啊。”

 

    夏

    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

    身旁躺着安稳睡着的网中人,戮世摩罗夺去网中人手中兵书读了一页甚感无聊,便将书丢在一旁钻入网中人怀中睡了去。也不知梦到了什么,使得他喃喃呓语。

    “再等几年吧。”

 

    秋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戮世摩罗没动几下筷子便放了碗筷。

    “我出去走走。”

    网中人没有追上去,他发现戮世摩罗近来的身形消瘦了些许。戮世摩罗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到了网中人面前。

    “爱将,我是不是开始老了?”

    “没有,你只是吃的少了。”

    “爱将,以后你会嫌我成了糟老头吗?”

    “不会。”

    “白头偕老这词听着很好,却用不到我们身上。算了,人说霜雪满肩亦算白头。”

    网中人不知要怎样才能安慰到他。

  “小子,我会一直陪着你……”

  “爱将你以后会爱上别的人吗。我很自私,即使我以后无法陪你了我也不愿有另一个人能得你陪伴能让你爱他。”

    “以后的网中人将再无感情。”

    “爱将啊,我真自私啊。那件事,我还想再等几年。”

 

    冬

    江涵雁影梅花瘦,四无尘、雪飞云起,夜窗如昼。

    戮世摩罗坐在藤椅里任由着网中人替他打理那已然灰白的头发。

    “爱将,我开始变丑了,你现在想离开还来得及。”

     戮世摩罗双眼疲累,脸上已有了岁月无情刻下的沧桑痕迹,网中人在他唇边留下一吻。

    “网中人说过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爱将,看着这张脸你还亲的下去吗,哈哈。说起来,我的身体也大不如前了。”

    梳理头发的那双手不由得一抖。网中人环住戮世摩罗身体将头埋在他的颈间。戮世摩罗感到后颈一湿便明白了什么,他既是惊讶又是想笑。

    “爱将,我还没那么容易死呢,只是身体不如年轻时了而已,人老了都这样。”

    “你……想回正气山庄看看吗?”

    “回去做什么,都这么多年了。有你在我身边就够了,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真正的家,而那个家早在几十年前便不曾存在戮世摩罗心中了。”

    “你不想见那个人,至少也想见雪山银燕吧,我知道你一直在乎他这个弟弟。”

    “不知什么时候起爱将变得越来越体贴了,银燕他啊,相见不如不见挺好的,想必他和雨音霜已经有了好几个孩子了吧。唉,小弟都有好几个孩子了,而爱将期望的孩子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推托。”

    “你不想那就不要。”

    “要,怎么不要!那孩子出生后就当作我俩的孩子。到时候你要给我找个长得漂亮的姑娘,最好和你长得像的,免得到时候生出来的孩子长得丑。别看我老了我还厉害着呢,那姑娘要是嫌弃我老,我可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算绑也要给我绑来!对了,给我找人族的,我才不要魔族那些大的可以当我祖宗的老女人。”

    戮世摩罗说了这么多话显得有些累了,网中人打横抱起他往屋里去。

    “爱将你还要再等几年,这是我最后一次说这话了,因为我知道这一次之后我就再也等不了了。”

    “别说了,累了就睡,我在你旁边守着你。”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

 

    修罗帝国帝尊老来得子,很多魔觉得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并不好,一个人族站在他们头上这么多年,现如今生了个孩子难道是想让这孩子继续当帝尊?他们一向信奉强者为尊,怎么可能如此屈服,不到几日修罗帝国内谣言四起。

    戮世摩罗没有亲自出现,而是派了网中人与曼邪音前去。网中人声称他与帝尊将会亲自教导那孩子,若是将来那孩子真无法让众人信服,那他与策君、闼婆尊自会将那孩子从帝位上拉下来。

    而言外之意无非是,帝尊之位如今就是这孩子的,谁也无法动他,除非未来他真的达不到众人期望之后帝尊之位才会被让出。话是这样,可众魔心中还是不平。

    这人类孩子凭着他爹的身份才能一出生便拥有了帝尊之位,不过是因为有一个好的出生而已。更何况妖神将还会亲自照顾,保不准策君与闼婆尊也会教授他功夫,不过就因为他是帝尊戮世摩罗的儿子所以才能得到如此待遇。试问如此,谁心中能平?

    戮世摩罗对那孩子除了责问便是冷漠,正因为戮世摩罗如此态度方才让那孩子一向听话不做错事,即使他人宠他宠得快上天了,他也不敢胡闹。反观网中人,这十年来待他比所有人都好,那孩子曾怀疑自己是网中人亲生的,但若不是曼姨总说他的脸与戮世摩罗有几分相似,他还真要把网中人当亲爹了。

    戮世摩罗越来越老了,老的已不能走动只能坐在轮椅上由人推来推去。那孩子很是担心戮世摩罗,可戮世摩罗依旧冷眼相对。他曾问过很多人,为什么爹亲不喜欢他,每个人的回答都不一样。

    “曼姨,为什么爹亲不喜欢我?”

    曼姨说:“帝尊其实也很在乎你的,你要好好学我们教你的一切,将来继承他的位置,不要让他与妖神将失望。”

    “开明叔叔,为什么爹亲不喜欢我?”

    开明叔叔说:“诶诶诶你要喊我哥哥啊!你爹啊,他只顾着喜欢妖神将呀,所以顾不上喜欢你了。”

    “妖神将,为什么爹亲不喜欢我?”

    网中人说:“他没有不喜欢你,不要乱想,他是帝尊而你是未来要做帝尊的,为此他必须将一碗水端平不能让别人觉得他过分宠爱你所以才将鬼玺传给没有丝毫能力的你,你要好好听我们的话,好好学我们教给你的一切。”

 

    戮世摩罗困了。

    他遣人找来了网中人与那孩子。这是那孩子第一次被戮世摩罗召去,孩子十分欣喜。可到了戮世摩罗面前他却再也笑不出来了,他觉得父亲或许会永远离开他了……

    父亲第一次用慈爱的目光审视自己,第一次对自己不再严肃冷漠:“你很像爹亲以前模样,修罗帝国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听妖神将的话,要好好听话不要和爹亲年轻的时候一样……那样会让最关心你的妖神将伤心,妖神将不会和他们一样的,不会一样的,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选择牺牲你的……”

    戮世摩罗想起了过往一切是是非非,浑浊眼中闪烁着泪光。孩子不知道戮世摩罗说的那些话指的是什么事,他只知道只有不停的答应着才能让父亲放心。

    戮世摩罗抹去眼中泪水,颤抖着伸出手想要触碰网中人:“爱将,你再离我近点,我都老到看不清你的容颜了。”

    网中人把人抱在怀中,从未有过如此害怕的时候:“小子,我不想要你离开我,网中人不要你离开我……”

    戮世摩罗苍老的手掌摩挲着网中人脸庞:“爱将没有哭就好,等我走了你也不要流一滴泪,你是魔耶我记得魔是不常流泪的。”

    这句话却激的网中人模糊了双眼:“魔,也有感情。”

    “唉,谁叫你爱上了一个人,你要爱上魔爱上个王八可不就好了吗哈哈。爱将,我有点困了,你抱着我陪我一起睡觉好不好?”

    “不许睡,睡了就永远醒不过来了,网中人不准!!”

    戮世摩罗如孩子般枕住网中人手臂:“爱将,我累了让我休息吧。下次我醒来,你不许忘了我,不许爱上别人了。”

    “网中人…会记得你永生永世,也会永生永世爱你。”

    “嗯,那我就放心了,爱将我要睡了,这一生好累呀,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能遇见戮世摩罗也是网中人此生之……幸。”

    寂静,死寂之静,戮世摩罗没有再与网中人说话,而是永远的留在了梦中。梦中那年,他还是旧时模样,那时初次与网中人有了交集,在灵峰之上败了这个桀骜不驯的魔,看着这个不甘低头的魔,戮世摩罗狂妄的笑了,这魔他收定了!

    网中人撕心裂肺哭声惊动了曼邪音,曼邪音赶来抱走了孩子。孩子窝在曼邪音怀中怔怔望着前方,泪眼朦胧:“曼姨,爹亲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曼邪音不知道该用何话来安慰这个孩子,只能不停地拍着他的后背,不停地叹气。隔天,公子开明竟主动来找了曼邪音:“闼婆尊,妖神将头白了,我还以为传说中的一夜头白是胡说呢,我开始怀疑锦烟霞是不是也是一夜头白的了,说不定以前是黑发,结果给青奚宣气成了那样。”

    “策君,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还能开玩笑!”

    “我就想想。”

 

    中原集市上,一个步履蹒跚的佝偻老人来到一个孩子身旁:“你是二……戮世摩罗的孩子?”

    孩子旁边站着一个白发人,一同看向老人。网中人在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人是谁,但他没有揭穿没有阻止。

    “那又如何,你是有家人死在魔兵手下还是被抓进魔世了,想要报仇吗,我随时欢迎。”

    老人忙摇头从兜里掏出几块糖嘀咕着:“这个好吃,二哥以前最喜欢吃了,我总是在包里揣那么几块,希望二哥回来那一日就能马上吃到。孩子,这个给你,可好吃了,尝尝吧。”

    孩子征求了网中人的意见,网中人点头之后才将糖接过,网中人与老人对上眼神后,将孩子打发开了。

    “你是…网中人吧,二哥还好吗?”

    “他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二哥有说过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或许是明年或许是后年更或许是十年后,你如果还能多活几十年便能等到。”

    老人潸然泪下:“我一定会,不说几十年,就几年也好,也许哪一日二哥就愿意回来了。”

 

    数十年后

    同样的地点,一个年轻人搭住了另一个年轻人的肩膀:“你是修罗帝国的帝尊?”

    “那又怎样?”

    “你知不知道你父亲……”

    “停,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既然父亲生前没想过回去,那我作为他的儿子也不会回去。”

    “你!”

    “我是修罗帝国的帝王,可不是什么虚伪的史家人,你该不是想让我一个大魔头重回史家认祖归宗吧,这对你们史家的名声多不好啊。”

    “你!”

    “你什么你?啊~妖神将,这里有人企图要给我洗脑把我洗成正道栋梁啊。”

 

    网中人时常坐在一个巨大的茧面前出神,站在自己身旁时又爱盯着自己的脸出神。

    青年知道那个茧里放的是自己父亲的遗体,而网中人看自己的脸则是因为自己有着与父亲极为相似的面容,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羡慕父亲了,开始想与网中人更加亲近了。

    “妖神将,又在思念父亲吗?”

    “帝尊有事?”

    “没有,就是想来看看妖神将,曼姨说我与年轻时的父亲长得极为相像,那妖神将你不能…将我当作父亲?”

    网中人沉默了许久。而青年的心情也从忐忑变为了害怕。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因为我对你太过好了,所以你才会有这种想法吗?”

     青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他从前没有得到父亲的爱,如今更怕会失去网中人一直以来给他的一份温暖。网中人凝视他片刻:“可你终究不是你父亲。”

    “妖神将,一次都不行吗?”

    “网中人不会再爱上第二个人。”

    “可是……”

    “你不是作为我的玩物、你父亲的替代品而出生的,你的责任是整个修罗国度,你有机会比你父亲更厉害,而不是因情爱而止步。”

    “即使我比父亲厉害了也比不上父亲在你心中的地位!”

   “因为我爱他,不爱你。”

    许多年后,曼邪音要他成家,他没有拒绝。他找到了网中人,说了这样一番话。

    “妖神将,当初你就是这样的吧,让爱你的父亲去与另一个父亲不爱的女子结合后生下我,所以父亲从来都不喜欢我。不过我不会因此就将怨气发泄在我未来的孩子身上,妖神将你放心我不会拒绝曼姨,我会娶妻的还会好好对待他们。”

 

    数百年后

    网中人失踪已久,知晓他行踪的只有两人。

    这日公子开明来到山洞里站在网中人身后。

    “妖神将,你还记得他是谁吗?”

    “戮世摩罗。”

    “妖神将,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吗?”

    “不记得了,但网中人永远都不会忘记戮世摩罗是我最爱的人。”

 

    千年后

    网中人容颜依旧,记忆已被时间消磨去太多了。

    “妖神将,他是谁?”

    “不记得。”

    “妖神将,他长什么样?”

    “不记得。”

    “那你为什么还要守着这个茧呢?”

    “因为里面有我最爱的人。”

 ————

以前看见有人说

悄悄之后还会有新的一哥,不会和素素一样永远当一哥。

spa、悄悄以及所有人以后都会老去会退隐,他们和素素那边不太同。

如果真的这样挺难过的,每个一哥都会是一代人的记忆……?

评论 ( 9 )
热度 ( 29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