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魖妖记2

该做之事,我污了,小空你为什么这么懂?

望月你可以在网中人来逮小空后把这些话还给小空。

废阿叔你你你竟然不洗澡,怎么可以不洗澡,画面都有味道了好吗。

砚寒清现在已经是全海境的宝了,不知道砚寒清有没有万分想打死悄悄。

修儒萌炸了,特别是躲在砚寒清后面那段,那动作哎呀!

如果王的那段是这样

娘娘:“臣妾从未爱过王。”

鳞王:“哎呀好巧,我也。”

娘娘:“臣妾知道王是爱贝璇玑的,所以王不用在我面前强调你不爱我,我并不在乎这一切。”

鳞王:“没有没有,是真的巧,我是喜欢珊瑚你,喜欢和爱还是有不同的。说起爱嘛,我其实除了璇玑外还爱着一个人。”

娘娘(不好的预感):“是谁呢,我竟不知王会爱上除贝璇玑外的另一人。”

鳞王:“珊瑚你又爱着谁呢,咱们一二三一起说好不好?一、二、三!”

鳞王/娘娘:“师相/欲星移”

鳞王:“哎呀好巧啊,珊瑚我明白我为什么会喜欢你信任你了,因为我们都爱一个人,说起来算是同路人。”

娘娘:“……”

鳞王:“看在珊瑚和我爱同一个人的份上,那就让珊瑚你……去冷宫吧,来人,把未珊瑚压下去!”

娘娘:“不用压,我自己走。”


假如缜儿那代……难道会是这样?

砚寒清:“臣从未爱过王,臣爱表妹。”

误芭蕉:“臣妾从未爱过表哥,臣妾爱王。,”

缜儿:“本王从未爱过误芭蕉,本王爱砚寒清。”

误芭蕉:“王真是太绝情了,臣妾告退。”

砚寒清:“表妹你别伤心,别走啊。”

缜儿:“砚寒清你麦跑啊!”

误芭蕉:“表哥你别追了,你代我照顾王吧。”

砚寒清:“王你别追了,替我爱表妹吧。”

缜儿:“误芭蕉你别跑了,你帮我爱砚寒清吧。”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