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空网)网中人,你看我能当你心上人了吗?

    这一日,刚与黑白郎君打完架的网中人准备回泣血邪魔洞。在路上,有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和尚从他身边走过,网中人好奇,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施主,你长得真好看,要不和我一起回去当和尚吧。”

    “小和尚你身体有问题,和我走我可以帮你治好。”

    “治好了我可以当大侠吗?我父亲就是个人人敬仰的大侠。”

    “我要你当随心所欲的坏人。”

    “为什么不是随心所欲的大侠呢?”

    “是大侠又怎么能真的随心所欲呢?”

    “是吗?施主你有心上人了吗?”

    “你是和尚吗?”

    “施主我要回寺庙了,期待下次再见。”

    “下次再见,网中人就杀你。”

 

    这一日,刚与黑白郎君打完架的网中人准备回泣血邪魔洞。在路上,有一个长得一言难尽的中年人从他身边走过,网中人觉得这人丑的神奇,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网中人,你竟然看我了,再多给一眼嘛。”

    “我不想看第二眼。”

    “网中人,我现在能当你心上人吗?”

    “太丑。”

    “人家不丑啦,只是先老起来放一下。”

    “恶心。”

    “都怪炎魔长得丑,把我变丑了。网中人我和你讲,那个云州大儒侠温文儒雅小仙女史艳文就是我爹,我大哥俗称史家大闺女长发飘飘身姿窈窕面若桃花,我弟雪山银燕虽然是全家人中长得最老的但还是很英俊的。”

    “但是你丑。”

    “唉,我真的不丑。算了我要先回西剑流了,下次见时我一定让你爱上我。”

    “没有下次。”

 

 

    这一日,刚与黑白郎君打完架的网中人回到鬼祭贪魔殿。在殿上,有一个俊俏的小伙子坐在帝鬼的位置上,网中人气愤,不由盯着一直看。

    “妖神将,你回来啦。”

    “你是谁?”

    “妖神将,你看我现在可以当你心上人吗?”

    “怎么又是你。”

    “对啊就是我,我对妖神将日思夜想食不下咽寝不安席,费了这么大劲总算又回到妖神将身边了。”

    “懒得理你。”

    “别这样嘛~我要先派你去出任务了,咱们来日方长。”

 

 

    这一日,刚与黑白郎君打完架的网中人回到鬼祭贪魔殿。在殿上,有一个话痨臭小子瘫在帝鬼的位置上,网中人莫名的想多瞧几眼。

    “爱将,你回来啦~”

    “回来了。”

    “爱将,你看我现在可以当你的心上人了吗?”

    “滚。”

    “爱将,你的心上人是黑白郎君吗?”

    “不是。”

    “黑白郎君、魔之甲、修罗帝国,你知道怎么取舍吧?”

    “黑白郎君网中人会去处理。”

    “我不准。”

    “为什么?”

    “不准就是不准,好好给我待着!”

    “臭小子!”

    “爱将我虽不是你的心上人,但你却是我的心上人啊。”

    “哼。”

    “爱将我在告白呢,你能不能不要用那么嘲讽的语气来哼。”

    “哼,哼。”

    “爱将。”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智障。”

     “爱将你竟然这样对我。”

 

    这一日,网中人从万里边城赶回去见戮世摩罗。在路上,遇见一个黑白脸的人,网中人觉得这人长得稀奇,多看了一眼,黑白脸的人充满恶意的看了回去。

    “你长得很奇怪。”

    “黑白郎君哪里奇怪了!”

    “黑白郎君,黑白无常的合体?”

    “嗯?臭嘀嘟想死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嘀嘟?”

   “我怎么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是嘀嘟的?”

   “有毛病。”

   “你说什么,你竟然敢说黑白郎君有毛病!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来啊,网中人会让你清楚什么究竟是谁活得不耐烦。”

……

   “别让黑白郎君再看见你,见你一次打一次!”

   “再让网中人见到你,见你一次杀一次!”

   “哼!”

   “哼!”

 

    网中人带着一张挂彩的脸回去了。

   “爱将,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我回来的时候遇见一个奇怪的人,是个黑白脸,脑子有点毛病我就和他打了一架。”

  “爱将过来,让我看看你脸上的伤。”

  “好。”

   “爱将以后可不能忘了我。”

   “怎么突然说这个?”

   “怕你记性不好,连你最爱的我和最爱你的我都忘了。”

   “网中人会记得你永生永世。”

   “我的爱将啊……”

   “网中人爱你,从此之后永生永世所爱的人都会是你。”

   “爱将,你说什么?”

   “我刚才说话了吗?”

   “你说你爱我啊。”

   “我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臭小子不要得寸进尺,想挨打吗?”

  “啊,我们去床上打吧。”

  “为什么要去床上打?”

   “不解风情的爱将。”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