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苍天啊,你为何从未告诉我杀只兔子是这么的难啊!

    “俏如来,请问俏如来再家吗?有你的快递。”

    “我在,稍等一下,我马上出来。”

    过了一会儿俏如来拎了一只兔子进门:“爹亲,这是师尊和冥医前辈送来给我们吃的。”

    史艳文忙招呼着雪山银燕把兔子绑好,随后摸摸下巴问道:“精忠,你师尊他们有交代这兔子怎么杀吗?”

    “冥医前辈说把兔子绑好后,用棍子使劲往头上一砸,兔子就死了。”

    听闻此话之后史艳文良久无言,表情时而和善时而凶恶,吓的那被绑着的兔子一愣一愣的,也吓得俏如来和雪山银燕一愣一愣的。

    “大哥,要不让修儒来看看爹亲,我看爹亲不太正常。”

    “我也觉得不太正常,我们要喊修儒来帮爹亲开脑看看吗?”

    又过了许久,史艳文终于下了决心,拿起了擀面杖对准了兔子的脑袋,一脸悲痛欲绝:“哈!”

    俏如来与雪山银燕的心也紧绷了起来,就在棍子即将终结兔子性命时,史艳文却突然丢开了棍子跑了,跑了……留下雪山银燕和俏如来守着劫后余生的兔子黑人问号脸。

    史艳文奔到客厅,一把将正躺在沙发上枕着网中人腿看电视的戮世摩罗拉了起来:“小空,爹亲做不到啊!爹亲真的做不到啊!杀鸡杀鹅都没问题,但杀兔子爹亲做不到啊!”

    戮世摩罗被史艳文吓了一跳,淡定地推开了史艳文,扑到网中人怀中装哭:“爱将,我被史艳文吓到了要你亲亲才会好,要你抱抱举高高。”

    史艳文抹了一把老泪,扁起嘴呵斥道:“爹亲不许,爹亲不许。成日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成何体统!”

    网中人冷漠地瞧着二人:“去厨房看看。”

    银燕见戮世摩罗进来,欣喜道:“二哥你来的正好,你当了那么久的修罗帝王,人也杀过不少肯定也能杀兔子!”

    “小弟,虽然你二哥十恶不赦罪恶滔天,但是大家都杀过人,为何就我能杀兔子呢,二哥杀人但不吃人,怎么会杀兔子呢怎么能呢?你说是吧,大哥~”

    俏如来悄悄踢了银燕一脚,银燕会意道:“二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二哥在魔世待了那么久……”

    史艳文和俏如来见势不对,立马捂住了雪山银燕的嘴,戮世摩罗倚在门边拉着网中人的头发玩:“哦~我可爱的小弟啊,你是想说二哥我在魔世待太久已经没有人性了吗?”

    雪山银燕委屈巴拉的,都怪自己嘴笨不会说话惹二哥生气了,瞬间化为哭包牛牛,流下了委屈的泪水。戮世摩罗咳嗽了一声,转移视线,扯了扯网中人的头发:“爱将,要不你去杀,杀兔子这活儿我做不来。”

    这话说完,戮世摩罗后悔了,因为他和在场几人都不由得想起网中人吃人时候的画面,徒手撕生吞活扒嚼着血淋淋的人腿……他们似乎看见了这只兔子是怎样死的,死的是如何的苦状万分了。

    雪山银燕咽了口唾沫,缓缓开口:“网……网中人。”

    戮世摩罗纠正道:“小弟,要叫二嫂。”

    “二嫂……你真的要杀兔子吗,你是不是想吃这兔子啊?”

    网中人沉默了很久,所以人都屏住了呼吸,等他回答:“我不吃生的。”

    众人松了一口气,网中人再道:“但杀兔子可以,撕成两半就好了。”

    史艳文忙喝止道:“等等!能不能换一种不太血腥的死法给兔子?”

    网中人:“我放蜘蛛咬死。”

    俏如来:“……”

    史艳文:“……”

    雪山银燕:“二嫂你真幽默。”

    戮世摩罗:“咳爹亲你应该为我们这些孩子撑起一片天,我们还是孩子啊,怎么能做这样暴力血腥的事情呢,会教坏我们的会让我们学坏变成坏孩子的,还是爹亲你去杀吧!”

    史艳文:“爹亲不敢,爹亲不敢啊!精忠你上!”

    俏如来:“不不不,爹亲我是出家人不杀生,你应该让小空去。”

    戮世摩罗:“大哥,你要让我去我就让爱将替我去哦。”

    网中人:“史艳文,这是你身为一个父亲的责任。”

    史艳文:“精忠,这是身为史家人的无奈,去吧!爹亲看好你!”

    俏如来:“爹亲,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做你的儿子这么难,小空你去。”

    戮世摩罗:“这就是史家人的亲情吗,可笑。爹亲、大哥你们还想再次牺牲我吗?”

    史艳文:“爹亲所做的这一切都是逼不得已啊,爹亲不奢望你能原谅爹亲,只要你肯杀了那只兔子!”

    戮世摩罗:“好啊,爹亲你们真要逼我,那我就只能再次弑父灭兄了,等你们死后我把兔子活埋了给你们陪葬吧。”

    这时在一旁挣扎了许久的雪山银燕站了出来:“你们都别吵了,还是我来吧!”

    雪山银燕站在兔子面前,看了许久戏的兔子终于再次感受到了被操控性命的恐惧,只见雪山银燕缓缓举起手掌,决心击碎兔子的头骨:“呀!!!!”

    随着嘶吼声的结束,是雪山银燕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轻柔的给了兔子一个巴掌。打的兔子懵天懵地懵空气,与死无益;看的众人无言无语无表情,心死如灰。

    “我还是办不到。”

    史艳文叹了一口气,给还没回过神的兔子解绑了:“算了,精忠你把这兔子送去苗疆吧。”

——

    苗疆

    “王上,这是俏如来送来的兔子。”

    “什么?俏如来送的,快带上来让孤王看看。好可爱的兔子,就是有点傻。军长,你带下去好好养着,这可是俏如来送苗疆的礼物,是中原与苗疆和平友好的象征。”

    “风逍遥领命!不过王上啊,我觉得这只兔子有点像您诶。”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军长!不得放肆!”

    风逍遥喝了一口风月无边,拍拍铁骕求衣的肩膀:“老大仔,我没别的意思啊,你别激动啊!”

    铁骕求衣小声道:“你不夸王上是狼,反而夸像兔子,真的好吗?”

    “可是王上真的是只兔子啊,千雪王爷还是只哈士奇呢,北竞王还是只狐狸呢。”

    铁骕求衣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

    不过这兔子还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都成苗疆国宝给供着了,天天吃好喝好这年头人不如兔啊。

  ————

原梗图




评论 ( 3 )
热度 ( 50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