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杏默)夭寿啦,擦擦被杏花饿晕在琉璃树下啦!

    冥医有要事要带修儒出门几天,默苍离因不愿离开基地台所以一个人被留在了家中。

    第一天没有人,第二天没有人,第三天没有人,第四天还是没有人回来。

    终于,第五天冥医与修儒一人扛着一大包东西回到血色琉璃树。

    “苍离啊你看看,这都是我给你带回来的礼物啊。”

    “苍离……啊苍离啊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冥医扶起倒在琉璃树下的人,修儒赶紧上前查看,“修儒啊,苍离怎么了?”

    修儒一脸不好开口模样:“呃,师尊啊,默苍离前辈他饿晕了。”

    冥医像是被这话吓掉了魂,直愣愣盯着默苍离虚弱的面孔,修儒也没看明白师尊那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不过修儒很贴心地翻出包裹里的特产递给了冥医:“师尊,给。”

    冥医神色非常奇怪,不禁让修儒有些担心:“师尊你没事吧,默苍离前辈只是饿晕了而已,还好我们回来的早,迟回来几天默苍离前辈可能就……现在只要让默苍离前辈吃饱了多修养一下就好了啦你别担心啦。”

    冥医保持迷之表情给默苍离灌了一点水:“苍离啊你睁眼看看我,你睁眼看看我啊!苍离你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啊!默苍离啊快醒过来!”

    修儒忍不住提醒道:“师尊啊,你别这样喊啦,会吓到默苍离前辈的,更何况默苍离前辈又没有死啦,你这样叫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啦。”

    冥医翻了一个白眼,冲修儒道:“你懂什么,我这是太担心苍离了看见苍离这样我太。”

    修儒瞧着冥医那脸色,好像真的是很难过,还难过过头了……

    “咳咳……杏花,你回来了。”

    修儒惊喜道:“师尊,默苍离前辈醒了诶。”

    冥医让默苍离靠在自己怀中,小心翼翼地给他喂吃的,像是怕一个不注意就会把默苍离噎死一样:“嗯嗯我回来了,苍离你幸苦了,饿了这么多日子,我和修儒带了很多吃的回来,你多吃点。”

    “杏花,你脸色好像不对。”

    “我哪里不对啊,我担心你啊,我以为我快要见不到你了。”

    “杏花,你在说谎。”

    冥医拉过修儒给自己证明清白:“修儒啊,你看我有说谎吗?”

    修儒摸摸脑袋答道:“默苍离前辈啊,师尊的确很担心你啊,没有说谎啊。”

    默苍离:“杏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吧我憋不住了,苍离啊,我憋不住了啊你竟然给饿晕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修儒被冥医这一笑震退三步,惊慌失措。修儒终于明白冥医方才的脸色为什么那么奇怪了,都是憋笑给憋的。

    “哈哈哈哈哈哈苍离你竟然给饿晕了饿晕了饿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止戈流,开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来还饿傻了,我又不是魔止戈流对我没用。”

    默苍离对冥医使用了用镜子打、墨狂乱砍、气场攻击技能,对冥医造成十点伤害。

    冥医对默苍离使用了织命针,对默苍离造成了二百点伤害。

    默苍离对冥医发动钜子舌技能,造成了一千点伤害,冥医气愤之下抓起修儒扔向了默苍离。

    默苍离因为体力不支没有接住修儒,被修儒砸晕在地,修儒也因为撞碰晕在一旁,默苍离败。

    冥医损失了一只可爱的徒弟修儒,但也因此成功打倒了钜子舌。

——

    傍晚

    趴在地上的修儒迷迷糊糊地摸着脑袋,过了一会儿清醒点了便含着泪爬了起来:“师尊你怎么可以这样!哼,我再也不理你了。”

    修儒坐到树后摸着自己头上被磕出的包包,委屈极了。冥医在树前抱着已经吃饱了的默苍离,与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苍离啊,你没事真好。”

    默苍离没有说话,擦镜子的手突然伸到了修儒头上,轻轻拍了几下。修儒转身扑到默苍离身上大哭起来:“默苍离前辈!”

    冥医一把将二人都圈在自己怀里:“啊啊,是师尊错了修儒啊你别哭了。”

    “哼。”

    “苍离啊,你帮我安慰一下修儒啦。”

    默苍离停下了擦镜子的动作,认真问道:“杏花你确定要我安慰人?”

    冥医回想起宫本总司死后默苍离是怎么“安慰”俏如来的:“那那那还是算了!来,修儒给师尊抱抱,让师尊看看头。”

    修儒从默苍离身边移到冥医身旁:“师尊你看啦,这个包包好痛的,都怪你啦!”

    “好好好,都怪我,我给你吹吹。”

    “哼,师尊你再丢我砸人我就不理你了!”

    “好啦好啦,不会有下次啦。”

    天完全黑了下去,修儒也躺在冥医怀中睡去了,冥医叹息了一声,偏头看那个不停擦镜子的人:“苍离啊。”

    “嗯。”

    “你……没事就好了,就好啊。”

    默苍离抬眼和冥医对视了一会儿,只听默苍离轻声道:“杏花,你该剃胡子了,这样的你看上去很颓废。”

    刹那间,冥医泪满双眼。

——

    “师尊啊,你怎么啦,睡个觉都睡哭了。”

    冥医从梦里醒来,胡乱抹了几把泪,拿起床头的亡命水灌了几大口便往外走,修儒担心的跟着:“师尊啊,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啊?”

    冥医装作一副不耐烦模样将修儒推了回去:“啊啊,你别管那么宽啦。”

    修儒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师尊你是不是梦见默苍离前辈了。”

    冥医摇头:“没有啦,你快回去睡觉,我去散散心就回来,不用担心。”

    修儒耷拉着脑袋回到屋中点起了蜡烛等着冥医回来。修儒蜷缩成一团抱住了双腿将头埋入膝盖之中,他压抑着哭声却抑制不住眼泪的掉落,师尊他……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

    而冥医在踏入一片黑暗之中后方才呜咽起来:“默苍离啊,你怎能独留杏花君一人在世啊。”

——

    “修儒你怎么哭了,做噩梦了?”

    修儒睁眼便见无情葬月满目担忧:“啊大哥,你不是在休息吗,怎么在这里啊?”

    无情葬月调皮地眨眨眼:“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在这里,大概是梦游过来的。”

    “大哥啊我刚才梦见了一个不同的地门故事,一个没有故事的妖怪,他很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有一天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故事了,可是这个故事很悲伤很悲伤。”修儒强颜欢笑,“哈哈我开玩笑的啦,我没梦见什么,大哥你别担心啦,不过很抱歉啦大哥是不是我把你给吵醒了?”

    无情葬月看破却不说破,摸摸修儒脑袋笑道:“没事就好。”

    修儒瞧了一眼窗外,问道:“天亮了吗?”

    “对啊,怎么了吗?”

    “我……我想去琉璃树下看看师尊和默苍离前辈。”

    “吃过早饭我陪你去。”

    “谢谢大哥。”

    “没事,修儒你再休息一会儿吧。”

    无情葬月离去后,修儒双眸泛起泪光,他低着头揪紧了被子。

    师尊啊,修儒想你和默苍离前辈了。

 

评论 ( 15 )
热度 ( 40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