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缜砚)刺客

惨叫声

“砚寒清,麦,麦死啊!”


惊醒

“殿下你怎么了,你睁眼看看我没死呢。”


对话

“麦死!”

“殿下醒醒。”

“麦死啊!”


思考

殿下再这样喊下去我就算没死也快被咒死了,怎么晃也晃不醒他,总不能打吧。唉,算了,把人抱紧点继续睡吧免得他待会儿闹起来滚下床去。


梦语

“你输了,投降吧。”


打斗

砚寒清眼睛瞪的老大,北冥缜一巴掌把他给打蒙了。

紧接,一拳正中鼻梁,鼻血流出。

一拳正中右眼,右眼乌青。

终于反击了,砚寒清捉住北冥缜手腕,两人僵持着。


好困

“就一下,打一下没问题的吧。”

把北冥缜手腕一转,拳头对着他自己脑门去了。

“啊!”

又是一声惨叫,过后终于安静,砚寒清两眼一翻倒下就睡,太累。

可怜北冥缜被自己的拳头打的要醒又晕了过去。

 

哄骗

不知道为什么脑门有点痛,左看右看不见砚寒清,想必已经起来洗漱了。

磨蹭一会儿北冥缜也起来,走到卫生间镜子面前一看,脑门上竟有一个拳头印,将自己的手握成拳头一比,好像是自己打的。

北冥缜问砚寒清:“我昨晚睡觉不老实吗?”

背对北冥缜刷牙的砚寒清转过身来,答道:“没有,殿下昨晚睡觉很乖。”

北冥缜看见那张脸足足吓得一个激灵,这脸比自己还惨,两个拳头一个巴掌印,难道又是自己打的?

“是我吗?”

“什么?”

“你脸上的印子。”

“不是,昨晚进来个刺客打的。”

沉默。

砚寒清担心北冥缜自责,偷偷观察他表情变化,果然还是看穿了。

“要不我们以后分房睡吧。”

“好好的说这话做什么。”

“我怕……又打伤你。”

“殿下比我强吗?”

“嗯?没有。”

“那殿下为什么要担心会打伤我呢。”

“嗯……”

“大不了殿下打我,我就给殿下打回去好了。”

砚寒清偷偷对准北冥缜脑门的拳头印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

“咳,我不守着殿下万一殿下打墙打窗伤到自己了如何是好。”

“砚寒清你……唉你跟我一起去敷药吧,这印子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消下去,还痛吗?”

“还好吧,眼睛和鼻梁比较痛。”

“我看看。”

“呃,殿下你可不可以不要凑这么近。”


 @宋游难觅   游兄!老游!我对不住你,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评论 ( 3 )
热度 ( 8 )
  1. 宋游难觅世音 转载了此文字
    (*´罒`*)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