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谁送谁哈士奇,史艳文你接狗!

那年过年戮世摩罗仍不回正气山庄,只遣人送去一只小奶狗,说是什么哈士奇。这狗儿长得也俊,没谁不喜欢的,雪山银燕更将其视若珍宝,看见它就想起远在异乡的二哥,骂不得也打不得,谁要说一句就和谁急,就凭你是史艳文、俏如来也不行!

第二年,戮世摩罗听说雪山银燕喜欢便又送来十只小奶狗,仍是哈士奇。

第三年,虽说换了个狗送来,但那狗长得却和哈士奇差不多,叫什么阿拉斯加,送了两只。

俏如来与史艳文一听这名字,都道糟了:“这狗叫阿拉撕家?”

“对啊,二哥说就叫阿拉斯加。”

撕家撕家,这狗怕是比哈士奇更厉害,都直接叫撕家了还了得!在魔世的戮世摩罗听说这事,乐道:“连十一只哈士奇都养了,还怕什么阿拉斯加。”


 

这日远行的燕驼龙回来,他并不知史艳文这几年的事,走至正气山庄刚跨入一步又退了出来,摸着头道:“我走错了?”

这破烂不堪的大门,乱七八糟的院落,头顶那块牌匾都已歪了,要掉不掉的。这鬼地方还有人住吗,不知道艳文搬去哪了,正这样想着,雪山银燕就牵着十三条汪出来了,“唰”的一下飞似得从燕驼龙身边掠过。

“哎呦这放风筝呢?”刚才过去的是银燕吧,看来艳文没搬走,燕驼龙向内喊道,“艳文,艳文呐!你在家吗!”

史艳文听到这声音,出来一看果真燕驼龙:“燕驼龙你回来了,怎么不进来?”

燕驼龙方才进入,细细问道正气山庄怎么成了这样,他还道走错了。史艳文便将小空送狗的事说给他听,燕驼龙怪道,原来如此:“你怎么不训训狗儿们呢?”

说起这个就惆怅,哪能呢,史艳文想起第一年,小哈来家越发大了,本性显露无遗,破坏力堪比个挖掘机把家里给捣个翻天,正要说它一说,银燕便急,偏巧这小哈每每抢在史艳文张嘴之前躲了去,这躲得不是别处正是雪山银燕身后,露出一副委屈模样,好似史艳文要把它给生吃活吞,雪山银燕一见自然以为史艳文趁自己不在欺负它了,便道:“爹亲!你怎么可以欺负小哈,它可是二哥送给我们的啊!它还只是个孩子啊!它那么可爱你们怎么可以欺负它!”

后来小空又送来十只哈士奇、两只阿拉斯加,破烂算什么这家没给它们拆倒还能住人就不错了,燕驼龙听完内心跌宕起伏,心情之沉重就差劝一句节哀了。

 

那方雪山银燕被十三只汪拽着跑,若不是他身强力壮早被拽飞了,虽如此也没好哪去。剑无极在还珠楼外练剑,雪山银燕从他面前一晃而过,他眨眨眼睛反应过来,着急喊道:“笨牛!笨牛!”

废了好大劲雪山银燕才使得十三只汪在剑无极面前停下:“剑无极你喊我?”

“不然嘞。”剑无极丢开武器,把爪子伸向了几只哈的脑袋,一人十三汪玩的可高兴了,“我说笨牛,你刚才是在遛狗呢还是被狗遛呢。”

雪山银燕心说这不废话吗,当然是:“遛狗啊。”

剑无极故作严肃,点头:“嗯,我看是遛牛才对。”

这话惹得雪山银燕四处张望:“哪里有牛?”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剑无极,你!”

此时传来一声:“剑无极,你不练剑笑什么?”

“夭寿!老丈人竟然出门了!”

神蛊温皇摇着扇子走出,看见十三只汪时眼前一亮遂向雪山银燕借了三只哈士奇转身又回了还珠楼,剑无极摸不着头脑,老丈人总不至于把狗给吃了吧,虽然这些狗确实肥嫩,噫我在说什么!

没一会儿神蛊温皇又出来了,三只哈士奇拴在轮椅上,拉着神蛊温皇外出,剑无极看呆,剑砸脚上也浑然不觉。到傍晚,神蛊温皇再回来时浑身都湿透了,剑无极望望天,没下雨啊,这时凤蝶从内里出来,问道:“主人,哈士奇和轮椅呢?”

“跑了。”

“你该不是被它们拖进哪个湖里了吧。”

“嗯。”

在凤蝶眼神威逼下,剑无极不敢当面笑只能偷着乐。

三只哈士奇连拖带拽把轮椅拉进正气山庄,雪山银燕一懵,它们不会把神蛊温皇拉翻车了吧……看这三个小傻子的得意表情雪山银燕更确定了,趁着现在没人看见赶紧把这三个小傻子和轮椅一起藏起来吧,不然神蛊温皇寻来要打它们怎么办。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