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网)这个妹妹我见过!

一.

网中人回到魔世一直没有蜕变完成,除了魔世新来的戮世摩罗不知道有网中人的存在外,其他人都知道帝鬼把他带回来了。直到他刚出茧那日,所有人都在大殿里等他,他到后又跟着别人一起等一个人,听说那人是帝鬼捡回来的人族,帝鬼对他寄与厚望来日或可成为下一代帝尊。

站了许久一个少年像个山贼似得扛着刀大摇大摆走过,对殿中众人熟视无睹,还是帝鬼把他叫住。他退回一瞧,哟想来众人是在等他,于是收起武器上前,帝鬼本欲给他介绍网中人身份,他却打断帝鬼的话,和网中人互相打量着,帝鬼见此便回了王位之上,把空间都留给了这二人。

这小子看了网中人一会儿,伸手就摘人家面具,一见着网中人的脸就呆住了,许久回头冲帝鬼道:“这个妹妹我见过!”

网中人手中握起拳头,只是没人注意到。天兵仔站一旁掏着耳朵,这话好耳熟,不是红楼梦吗?再说那戮世摩罗又绕着网中人走了几圈,问他:“你有魔之甲吗?”

网中人哪里会有,且不说那魔之甲稀罕,就是有若无巨骨症也穿不上。网中人不理他,戮世摩罗也不觉没趣,自答道:“看来没有。”

说罢,往那一忤竟怄起气来,趁众人没注意把魔之甲一扒往地上给使劲儿一掷,骂道:“如今来了个神仙似得妹妹也没有,我还穿它做什么!”

天兵君换了只耳朵,心道这戮世摩罗到底想演哪出啊,不是说网中人脾气不好喜欢打人吗,怎么还不打他一顿,容着他这样胡来。公子开明面上没表示,心里却疑惑,妖神将今日怎么看上去傻乎乎的竟容得戮世摩罗这样欺负他,难道是刚出茧还没完全清醒的原因吗?

本以为戮世摩罗心里有数,该收敛了,谁知他变本加厉起来,拉着网中人走到帝鬼面前,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帝尊,我和他一见如故,不如把他许给我吧。”

这还能忍?不能忍!网中人一招放倒戮世摩罗,骑他身上拳头直往那脸上呼,内心无比崩溃,这是哪个神经病捡回来的神经病啊!!

“戮世摩罗你找死!!”

戮世摩罗张嘴本想解释,解释什么……说他就是故意的?这样说恐怕会被揍得更惨吧,还是闭嘴吧他。好在三尊等人上来拉开了他们两个,戮世摩罗顶着一脸血还能笑得出来,网中人看也不看头也不回离开,初次见面对戮世摩罗的印象极差。

 

又有一日大清早,网中人难得地碰见了戮世摩罗,平时这小子总能睡到日上三竿,跟头猪似得,不过既有帝鬼宠他也没人好说什么。两人就要擦肩而过,戮世摩罗却拉住网中人,未待网中人问话,戮世摩罗就往他脸上“mua~”了这么一下。

“早上好。”

网中人怒火烧尽九重天啊,伸手就要打人,戮世摩罗急急阻止,出言辩解:“妖神将想是误会了,这是魔世如今一种问好的方式,你多年没回来自然不知道。”

听了这话网中人即使怀疑也不好动手,揪着戮世摩罗一同去到大殿向帝鬼等人求证,帝鬼怕网中人知晓实情真会打死戮世摩罗,只好替戮世摩罗瞒下,点头道是。鬼飘伶正巧也在,戮世摩罗便把矛头指向他,他正欲说实话被公子开明那么一推,醒悟来,不停点头称是。网中人还是不信,逼近帝鬼美名其曰入乡随俗他也该向帝尊问好,帝鬼说不得又退不得,哭笑不得。戮世摩罗见此挡在帝鬼身前,往网中人另一边脸上又是一亲:“帝尊年老亲着口感不好,你不如亲我,我替帝尊受过。”

帝鬼故作镇定说道:“朕老了,戮世摩罗也算是朕的继承人妖神将若要问好就对着他罢,他也不小了有些事也该让他亲力亲为不该总赖着朕。”

网中人半信半疑,在几人注视里亲了一下戮世摩罗,帝鬼见戮世摩罗那阴谋得逞的笑容无奈地摇了摇头。

 

三.

又说一日,这时戮世摩罗已成为帝尊,唤来了天兵仔吩咐了些什么,天兵仔会意离开。戮世摩罗又派荡神灭去给网中人送信还让带了一句话,这话让荡神灭一张脸颜色异常难看,他当着网中人的面道:“帝尊说要封妖神将为帝后。”

网中人一听这话,信还看什么一把撕了冲去找戮世摩罗。两人在屋里气氛紧张,戮世摩罗步步后退,网中人步步进逼。公子开明被天兵仔给找来,谁知到了门口天兵仔又不让他进,说是帝尊的吩咐。在公子开明几番质问下,天兵仔这才把戮世摩罗的话说给他听:“帝尊让策君不妨等一会儿,该走之时不用提醒策君自己就知道走了。”

公子开明上了兴趣,索性蹲着,看究竟是个怎么回事。还真是等了一会儿,公子开明便知自己该走了,离开时还一脸笑容没半点不耐,这是为何?

只看公子开明蹲着蹲着,屋里突然传来一句:“爱将你轻点,我这柔弱的人族可比不得你们,经不得这般折腾。”

第二日修罗帝国传言四起,说妖神将把帝尊给办了,网中人因此把当日守在门外的天兵仔给打了一顿。天兵仔面对公子开明与戮世摩罗两个始作俑者连冤都不敢喊,真是苦死他了。

 

四.

说是某日戮世摩罗从地摊上淘来一本书送给了网中人,那书名儿叫《蜕变大法·真本》网中人见到这名字自然不解,回家翻开,刚翻开一页便知这不是什么“蜕变大法”想必是哪个小贩为了赚钱搞出来的噱头,于是把这书丢在一旁许久。直至一日,网中人鬼使神差地拿起这书随手一翻……

“戮世摩罗!解释!!”

书丢在戮世摩罗面前,网中人这次真生气了,戮世摩罗不急不忙拿起书翻了起来,看的津津有味。网中人一拍桌子把他给吓了一大跳,戮世摩罗作无辜姿态:“爱将,这功法好奇特啊。”

“戮世摩罗别和我装傻!”

戮世摩罗又看了几页,对网中人的话视若耳旁风:“爱将,这蜕变大法竟然要两个人一起呢。”

说着将书一抛,拉着网中人就走:“我都记住了,现今就差陪爱将一起练了。”

书落在地上天兵仔不敢捡只好伸脖子去看,这一看哪里画的是什么蜕变大法,分明是一整本的小黄图!

 

等等这是空网还是网空???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