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网空)拱

    ooc   

    慎入 慎入  慎入


    说是有一天帝鬼和史艳文两人在街上撞上了,本来吧两人就看不对眼,谁能看的顺要和自己抢儿子的人呢对吧,于是这一撞两人就打起来了。从天亮打到天黑,帝鬼喊停摸出表来和史艳文凑一块儿看,两人哎呦一声不打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娃。

    围观的人就不懂了,这怎么就不打了,他们看的正起劲儿呢!路过的千雪孤鸣为他们解了惑,到饭点了当然赶着回家吃饭呀,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帝鬼回到家已累憨直往在沙发上倒,还担心回来迟了戮世摩罗没饭吃,没想到他已经吃上了:“谁给你做的饭?”

    戮世摩罗边把饭菜往嘴里塞边答:“哥啊。”

    这孩子,帝鬼明白得很,他哪里有这么乖,也不见他对梁皇无忌也这样喊:“说吧,你叫的那么亲热有什么企图?”

    戮世摩罗心道要不是为了泡网中人他用得着费劲儿套什么近乎吗。只是这话不能说出来,帝鬼知道还不得气出心脏病。

    “我能有什么企图,我喊你爹喊他哥不是正常的吗。”

    “在我这儿卖乖没意思,你有本事当着他的面喊,看他不打爆你的狗头。”

    有这样对自己儿子说话的吗,还打爆狗头:“爹你今天怎么累成狗了?”

    “有你这样对爹说话的吗,什么叫累成狗了,我是和你爹打架了。”

    “你刚才不也说我是狗头。”戮世摩罗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你不会精分吧?”

    “史艳文。”

    “哦是他,爹你快去洗澡,洗完吃饭。”

    帝鬼这一洗洗的让戮世摩罗怀疑他死在浴室里了。戮世摩罗也去洗了个澡,这刚围着浴巾出来门铃响了。这谁啊大晚上的,戮世摩罗把门拉开一个缝,网中人挤了个脑袋进来,上下打量他。

    “帝鬼在家?”

    “在呢。”

    “他在做什么?”

    “洗澡。”

    “你刚洗完澡?”

    “可不是。”

    “来一炮?”

    “好啊。”

    等等,网中人说啥,来一炮?看不出来啊,原来他是这样的网中人!

    “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乱喊什么!我都能做你爷爷的人了。”

    “喊你爷爷也不是不行,如果帝鬼同意你当他爹还没把你打死的话。照你那样说,你岂不是老牛吃嫩草,为老不尊老不正经!”

    网中人气死,这臭小子的嘴怎么这么利,不正经的到底是谁啊,明明是这臭小子,一天到晚都在惦记他网中人的屁股,每次看自己时想的什么脸上都写出来了!他网中人只是想给戮世摩罗一个教训所以才这样做的,绝不是他贪图美色为老不尊!

    “我也不白上,我知道你最近缺钱而且还惹了一个大麻烦不敢让帝鬼知道是吧,钱我给你,事我也帮你摆平,如何?”

    “想不到我戮世摩罗也会有为钱卖身的一日。”

    “你不要钱就不算卖身。”

    “去我房里。”

    这钱他还是要的,那事儿也得网中人去摆平。臭小子就这样答应了,网中人真不知道该喜该忧,这小子这么随便的吗。戮世摩罗倒知道网中人怎么想的,随便就随便呗,反正换了别人来说这话早打死了,哪还能和网中人一样瞎捷豹乱想。


    帝鬼复活了,他从浴室里出来哟一看,两只绿毛在沙发上嗑零食:“来了?”

    网中人点头,帝鬼一屁股坐在中间将两人隔开,一只手搭在戮世摩罗肩上:“我知道你最近缺钱,又不好意思向我要,就让你哥替我给你,你收到没,他有没有私吞啊?我还知道你最近闯大祸了不敢和我说自己又摆不平,今晚把你哥叫过来就是想和你说不用怕,明天他就会给你摆平。”

    戮世摩罗脸瞬间绿了:“网中人!”

    这个心机嘀嘟,原来那些钱本来就是帝鬼给自己的,那事本来就该网中人去处理的,这不就等于是说网中人用他戮世摩罗的钱把他戮世摩罗给嫖了?

    网中人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谁叫戮世摩罗惦记他屁股,吃苦头了吧,活该:“怎么不继续套近乎喊哥了?”

    嘿帝鬼看戮世摩罗脸绿了是那个担心啊,忙问他:“脸怎么绿了,是不是头发掉色染住脸了?”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爹,我想去我哥家里住一段时间,你看?”

    “谁是你哥,我不同意!”

    本以为戮世摩罗会收敛点了,结果这托马还变本加厉想和他同居了,他不同意啊!网中人不同意!可是在帝鬼面前,他的宝贝小儿子戮世摩罗更重要,戮世摩罗说什么就是什么。网中人不同意?不存在的,打一顿就同意了,一顿不行那就两顿,没有什么事是帝鬼不能为戮世摩罗解决的。什么,都这样了网中人还不同意?也没事,无视他就好了。


    跟他戮世摩罗比套路,网中人还是太弱了,戮世摩罗躺在网中人的床上抱着网中人:“怎么样,我还是住进来了。”

    “哼,帝鬼要知道他好不容易养大的蜘蛛被你这头猪拱了,哪里还会这么宠着你。”

    “被拱的人好像是我吧。”

    好像对哦,戮世摩罗才是被拱的那个,那这样说来他就成猪了?

    “戮世摩罗你骂我!”

    “我哪里有,是你拱的我没错啊,不然你让我拱一次?”

    怎么可能会让他拱,不管,反正戮世摩罗就是那头拱白菜的猪,是他先惦记的,自己才下手的,拱人总比被拱好。如果自己不下手,不就真要等着被拱了吗!

   

————

原梗/脑洞来源:郭德纲相声某段

评论 ( 14 )
热度 ( 31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