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空网)喂网中人听说你秃了现在是假发?

    “妖神将你怎么去了东瀛一趟就秃了,听说你这是假发?”

      公子开明十分手贱想要把网中人假发揭下来,却被戮世摩罗用手给挡了回去。

    “策君,妖神将的头发不是谁都能动的,除了我之外至今还没有人见过妖神将假发之下的光头。”

    “切,不动就不动反正我总有办法让妖神将露出真面容的!”

      网中人握着自己柔顺长发又记起了这头发是怎么来的,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给公子开明挥了过去。

    “闭嘴!”

      公子开明吓得跳了老远,戮世摩罗很是喜闻乐见。

    “恭喜,策君你中大奖了。”

    “嗯嗯嗯,什么意思?”

    “你一直扯着妖神将头发的事不放,成功戳到别人痛楚了。”

    “还有这种操作?妖神将发生了什么悲哀的事快告诉我以后好当作把柄威胁你们。”

    “可以啊,你尽管威胁随便威胁我没意见,反正挨打的人不会是我。”


      据戮世摩罗所说,网中人原定的新造型不是这样,那时候的网中人新造型是公认的好看是那段时间里造型师们最满意的一个。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这消息被那黑白郎君给听了去。黑白郎君先抢走了默苍离手中镜子,再搬走了藏镜人的全身镜,据传黑白郎君拿着默苍离的镜子在藏镜人的镜子前站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粒米未沾。

      第二日一早,网中人的造型师与黑白郎君便一同失踪了,待过了一日方才出现。他回来时,戮世摩罗正凝视着镜里那只好看的魔。

    “爱将,你的新造型和我很配哦。”

    “……”

    “爱将你不应声是觉得这个造型不好吗?”

    “这个造型确实好看。”

    “哦,既然好看那爱将不应声的原因是不想看起来和我很般配咯?”

      网中人动了动嘴角还是算了懒得和这臭小子搭话。那方从黑白郎君熊爪中逃出的造型师心不在焉,随口插话道。

    “般配般配你们最般配了。”

    “你插什么话,我有问你吗。你脑门流那么多汗,难道是做了什么坏事心虚了?”

      造型师被怼的回了神,内心开始飙血,他刚才在回想黑白郎君放他离开时的吩咐现在一见到戮世摩罗与网中人却又怂了。这些人他都惹不起啊,特别是戮世摩罗这小子的后台太厉害了,当一哥的兄长、是前一哥的粑粑史艳文、是前帝尊的干爹帝鬼、还有新干爹胧三郎……怎么倒霉事就他摊上了呢,天啊还是让他现在立刻马上当场死去吧。


      过了几日,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

    “真的是你,妖神将!!”

    “戮世摩罗,你,该死!”

      听闻此话又见到来人后,戮世摩罗不是在演是真呆了。他记得爱将这里台词不是这样的,以及……爱将的造型怎么变成了这个鬼样子,这头发是哪个村口王师傅介绍的乡村非主流麻辣烫汤里烫出来的吗,这衣服品味怎么这么奇怪好似从元邪皇身上东扒一块西凑一块做出来的还穿的乱七八糟脖子都没了,面具面具又是个什么鬼蛛网到底是面具上的还是纹在脸上了那么怕别人看不出爱将是蜘蛛吗,要真纹在脸上了他定要放天兵仔去咬死那敢折腾爱将脸的人,该死!

    “呃……”

      戮世摩罗被网中人掐住脖子提了起来,两条腿直蹬。猝不及防,为什么没有人提前告知他剧本改了会这么演啊,还有爱将你掐轻点我真要死了,怎么还不喊停,要死人了喂!谋杀亲夫了救命!爱将你掐死了我可是要守寡的啊!

      网中人怎么可能听得见戮世摩罗心声。

      当戮世摩罗被放下来时耳鸣目眩就快不省人事了,眼见戮世摩罗站不稳网中人一把捞住了他的腰将人扯入自己怀中。

    “晕。”

      伸手抚上着戮世摩罗脖颈,眼看着这被自己掐出的红痕,网中人气依旧没消,差点没忍住咔嚓了戮世摩罗。

    “爱将你掐那么使劲是真想掐死我吗?”

    “哼!”

      见他清醒了不少网中人便把他丢了出去,戮世摩罗跌退几步终于稳住了身形。

      没了戮世摩罗在怀中碍着的网中人一把扯下了衣物丢到地上,脾气好大,在场人里除了戮世摩罗外其余的背上都冒起了冷汗,特别是离得最近的天恒君简直恨不得挖个洞逃走。

      戮世摩罗有点明白网中人为何生气,他忙脱下自己衣裳给网中人披上,一只手搭在网中人后背不停轻拍安抚,转脸对着其余之人问道。

    “怎么回事,爱将的造型怎么成这样了?”

      在场的人怎么知道他们不知道啊,他们又不是网中人的造型师,刚才网中人进来时还以为是他故意要换成这种画风呢。

    “我们也不知道。”

      面具接衣服之后被网中人拿了下来紧握手中,不到片刻就化为了粉末。天恒君悄悄地退了几步又几步,他要远离网中人!太可怕了!戮世摩罗好奇地瞟了一眼网中人的脸,还好爱将脸上没事,不然他也要火了。

      其实爱将这样也挺好看的……好看,爱将的脸那么水什么发型撑不起,只要不带面具把脸露出来就好。戮世摩罗自我催眠也没卵用,终究敌不过这奇葩发型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可眼前不是别人是网中人,再怎样自己也不会嫌弃只会觉得这发型实在配不上爱将,不论爱将变作什么模样他依旧爱他!

      网中人只一眼便明了戮世摩罗心内想些什么,竟感到了一丝安慰。网中人深吸一口气暂且按下怒火,说出了让在场众人都震惊不已的话。

    “我要剃光头。”

    “噗……光头哈哈哈哈。”

      已经退到门口的天恒君脑子一抽笑了出来,所有人脸上都为天恒君写着悲哀二字,天恒君笑完头也不回地往门外冲,离开时还不忘扰乱现场。

    “你们还不跑要等着被网中人打死出气吗哈哈哈哈哈哈帝尊我先走了再见再也不见哈哈哈哈我自由了!”

      也不知谁继天恒君之后跑了起来,带动了全场的人都跑了,不过几秒,偌大的片场里只剩下两个人。戮世摩罗与网中人大眼瞪小眼,沉默片刻戮世摩罗凄惨地将网中人抱住了,网中人觉得戮世摩罗抱他的方法不太对,怎么跟要拦着他去自杀一般。

    “爱将你不可以抛下我一人跑去当和尚。”

    “爱将不论你变作了什么模样我都不嫌弃你。”

    “爱将这样还是挺好看的,只有爱将你的颜值才撑得起这种发型。”

    “爱将balbalbalbalbalbal……”

      戮世摩罗叨的网中人头痛不已,网中人只好抓住戮世摩罗的肩膀以强硬的方式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戮世摩罗虽有在热情回应网中人,可网中人那些刘海挠得他脸上痒老让他无法全神贯注。网中人也发现了这问题,于是不得不意犹未尽地松开戮世摩罗。

    “脖子痛吗?”

      戮世摩罗点头又摇头又点头。

    “当然痛啊,你亲一下被你掐过的所在大概我就不会那么痛了。”

      也不知网中人是否信了,竟低下头异常温柔地轻啜红痕所在,戮世摩罗摸着网中人有些扎…扎手?的头发,从喉咙中呜咽着发出舒适的呻吟。

    “这头发全剃了会不会可惜了?”

      网中人疑惑抬头。

    “难道你想只剃一半?”

    “我是在想爱将啊你头发不能恢复原来那样了吗?”

      说起这个网中人深感扎心了,他不想恢复吗,如果能恢复他还剃光干什么。

    “不能。”

    “这事谁做的,那个造型师呢去哪了?”

      呵还能是谁,用脚都能想到了,网中人咬牙切齿道。

    “黑白郎君!”

    “爱将手老实点别往下滑,现在还不行。”

      黑白郎君为什么又缠上爱将了,戮世摩罗有些心烦,这黑白郎君怎么跟个狗皮膏药似得甩都甩不掉。网中人像会读心一般,又看出了戮世摩罗心中所想,在他脸上一掐。

    “他新造型太难看了,单纯的想拖人下水。”

      听完这话戮世摩罗心里舒服了些,也动起了小心思,他是不许网中人再和黑白郎君打架了,那就使点小把戏让黑白郎君与藏……天地不容客的冲突加剧吧,正好给爱将出出气。

    “爱将光头也好看,走吧剃头去。”

      一出门就有人给网中人打来了电话,这一下把网中人怒气又给逼出来了。

    “歪网中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丑啊哈哈哈哈哈哈杀马特哈哈哈哈哈你就这样走上街人人都要回头多看你一眼。”

    “老子要打死你,黑白郎君!!!”

    “本郎君这是为你好,你看以前老是有人叫你网娘娘、网妃,现在他们对着你还能喊得出来吗哈哈哈哈哈网中人你该感谢我啦!”

      戮世摩罗抢过手机怼了回去。

    “发型再难看脸也比你那张不黑不白一和爱将分手就老了几十岁的发福中年人的脸好看。”

    “戮世摩罗!你等着黑白郎君会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哈哈哈哈哈哈谁准你打断我与网中人说话啦!”

      戮世摩罗立马把手机丢老远,拉着暴怒的网中人要去剃头,谁知网中人甩开戮世摩罗就要往外冲。

    “我要去找黑白郎君!!!”

      戮世摩罗暗骂一声黑白郎君这个心机狗,忙不迭扣住网中人腰部将网中人拖了回去。

    “爱将乖别闹脾气了,我们去剃头就是了,剃了还会长回来的。”

    “网中人要打死他!!!”

      他绝不会让黑白郎君阴谋得逞的,戮世摩罗苦口婆心地劝道。

    “爱将,那黑白斗鸡不就是想着你能去找他吗,咱们偏不去气死他。”

      戮世摩罗的小心思网中人都清楚着,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哈哪里会有脑子搞什么阴谋。这臭小子哪里都好哪里都聪明怎么……算了都是太在乎自己才会这样,网中人蛮憋屈的,造型全给毁了头发也回不去了还得顾虑到臭小子心情不能去找黑白郎君这罪魁祸首算账,越想越气越想越气网中人运起功力手掌往头上一削。

      石乐志的网中人忘记提醒戮世摩罗让开,这突然而来的掌风打了个戮世摩罗措手不及。戮世摩罗迅速将头埋下,一秒后地上掉落的不仅有网中人的头发还有他的,戮世摩罗脸色一白还好自己闪的快不然掉地上的就不是头发是脑袋了。

    “爱将你怎么能直接用内力去削头发呢,万一不小心削到自己脑袋了怎么办!”

      网中人推开戮世摩罗双手,拔出了那把胧三郎送戮世摩罗的刀,再将背后长发往前胸一拉对着脖子就要一刀下去,戮世摩罗心一抖下意识就去握住刀身。

    “爱将,住手!”

    “松开。”

    “爱将你这是做什么,砍歪了砍脖子上了怎么办!”

      见戮世摩罗手中鲜血流下,网中人心疼了这臭小子没事抓什么刀他又不是要自尽。

    “我自己有分寸。”

    “你有什么分寸啊喂,你眼睛又没在头顶上没在背后看得到就见鬼了,万一失手了怎么办还是……我来吧爱将把刀给我吧。”

      没有回应,戮世摩罗歪头一看,爱将他不会被头发这事儿气哭了吧,嗯没有不过这表情还真是头一次见。


      网中人乖乖坐在台阶上,戮世摩罗在他身后心惊胆战地拎着刀割掉一些较长头发,心说还好这刀不似万雪夜那把那么重,不然手一抖就得把网中人脑袋砸平了。过往路人全停下脚步看这两人表演“杂耍”,拎着长刀剃头发真是头一次见稀奇啊厉害啊。等差不多了戮世摩罗才将刀别回刀鞘之中,爱将短发也挺好的。

    “爱将我看这样也可以,不用剃光了等回去我用剪刀再给你修一下就好。”

      网中人摸着自己脑门的刘海,他就是要剃光,看见任何一点头发他都要气死了。

    “我要剃光。”

    “那走吧。”

      望着地上那一堆头发网中人竟有种把它们全抱在怀里带回去好好安葬的冲动,戮世摩罗揽住网中人肩膀,凑到他耳边道。

    “爱将你要想哭怀抱借你,不要怕丢人。”

    “啪”

      脸上突然挨了一巴掌,戮世摩罗委屈地捂着脸,他有说错什么吗,现在不仅手痛还脸痛心痛。

    “网中人从不哭泣。”

      随后网中人又道。

    “臭小子先把自己伤口处理下。”

    “爱将你还是担心我的。”

     一句话就轻易使得戮世摩罗内心喜滋滋甜蜜蜜。


      那日之后网中人就戴上了假发,一戴就戴到了现在。刚开始戮世摩罗没怎么在意网中人也没怎么在意,以为那头发会长起来的,谁知……托马跟打了啥啥农药的土地似得片草不生。网中人口上说着不在乎,但每日天还没亮就偷偷爬起来跑去卫生间对着镜子看自己脑袋,戮世摩罗自从发现网中人这个举动后就非常担心网中人心理会出什么问题。

      他们也不是没找过办法,但都没用,终于有一次一个生发剂给了两人希望,网中人再没大早上偷偷爬起来了,戮世摩罗也睡的香香甜甜的了。可天不遂人愿,一周不到网中人的头发就开始掉了,不过两天就又秃了回去,网中人因此深受打击心死如灰变得有些痴呆了。

      在戮世摩罗坚持不懈努力用爱感动痴呆老人的举动下,网中人又恢复了活力,但头发却成了网中人永远不可戳的痛,谁戳和谁急。

      戮世摩罗心中止不住的暗喜,虽然爱将失去了头发但黑白郎君失去的却是爱将啊——永远都别想爱将会理他了哈哈哈哈。戮世摩罗再也不用担心黑白郎君这个心机狗来抢爱将了,经此一事不论黑白郎君是想找爱将打架还是想与爱将重归于好都永远不可能了,爱将都不会理他了不会理他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在笑什么?”

    “没有啊。”

    “嘴都快笑烂了。”

      戮世摩罗一摸自己嘴角心道糟了,自己怎么真的笑出来了。

    “爱将你听我解释!”

    “我秃头就那么好笑吗,戮世摩罗。”

      完了完了爱将这语气,戮世摩罗一咬牙拍掉网中人手中养生保温杯,在网中人发怒之前坐到他大腿上狠狠地吻了过去。

    “既然爱将不想听解释,那也无妨,让我来帮爱将也高兴一下吧。”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