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大哥你是戏精吗,有本事找我那就让我给你开脑治疗啊!

    “修儒你快出来啊,月!月快不行了!”

    无情葬月趴在风逍遥背上,气息微弱:“大哥我知道我已经没救了,你放下我让我走吧,我不想让修儒见到我这样。”

    “月你在说什么傻话,都已经到了想走也迟了你就让修儒给你好好看看,修儒一定会有办法的你不会有事的月你会好的别怕别怕。”

    “大哥,唉。”

    修儒胡乱抓了件衣服套上赤着脚跑了出去:“风逍遥大哥,大哥他怎么了?”

    “修儒你终于出来了,你快看看月,月快不行了!”

    “什么,大哥他!”修儒帮着风逍遥将人放下,可看来看去修儒也没看出个所以然,这一点问题也没有啊,可大哥那模样着实不会是装出来的啊。修儒皱起眉头难道是他学艺不精,这究竟是什么病啊他竟然一点也看不出那这样怎么办怎样才能救大哥啊,难道就这样看着大哥死在自己面前吗是不是他医术再好点就能救大哥了,想到自己这么不中用,修儒又气又急。

    风逍遥被修儒的眼泪吓坏了:“修儒怎么哭了,月还有救的对吧对吧?”

    无情葬月拉过修儒的手,替他揩去眼泪:“哎大哥你怎么哭了,大哥别哭啊我帮你擦掉擦掉大哥就不哭了。等等,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你谁啊我为什么要叫你大哥。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找大哥,我大哥在哪是不是你们抓他了!”

    心知无情葬月是在故意逗他笑,可修儒笑不出来,风逍遥急道:“修儒你别只哭啊,快说话啊月到底是怎样了?”

    修儒抬起一双泪眼自责不已:“对不起,风逍遥大哥对不起!我看不出大哥他到底怎么了,他的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我找不到问题所在,对不起对不起。”

    “那你看看这里也许能看出点什么。”风逍遥一把拉下无情葬月裤子,指着大腿道,“月是不是中毒了还是得了什么绝症了为什么双腿全发黑了啊,就算腿废了那截肢可以吧月还能继续活的吧只要不要双腿就可以的吧?”

    修儒像吃了什么难吃东西一样脸色瞬间变了,突然黑化。修儒他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像个大爷似得翘起二郎腿并掏出了织命针与无影金梭擦拭着,风逍遥见他变脸比翻书还快以为是有了什么转机:“修儒,你是有办法了吗?”

    修儒不理会风逍遥了,风逍遥不懂修儒怎么突然变了个人,抓住他的肩膀就摇:“修儒你现在在做什么啊,月他就快死了你难道就不伤心吗,你能不能不要玩了人命关天啊修儒!修儒!修儒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任凭风逍遥怎样吼他,修儒也不理他,无情葬月见此想要起身拉住风逍遥,可他身患绝症终究无法起身,最终还是倒落尘土。风逍遥听见无情葬月痛呼声便放开了修儒:“月,你在干什么别乱动了,万一病情加重了怎么办。”

    无情葬月推开风逍遥的手,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救了,这样又是何必呢。无情葬月用血不染支撑着半个身子,他想离开这里,他想一个人孤独的死去,他不想修儒与大哥为了他吵架,他不想他们两人为他伤心难过。

    “大哥,你不要为了我和修儒吵架,你不要为难修儒了,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你让我走吧送我走吧。”

    “月!”风逍遥深吸了一口气,缓下了情绪恳求道,“修儒,就算风逍遥求你了,求你救救月吧,求你看在你与月过往的情分上救救他吧!只要你愿意救月你要什么东西风逍遥就算不要命也给你带回来,你要我的命我也愿意给你,只求你救救月吧修儒啊!”

    修儒眼神凌厉,看着手中的无影金梭竟笑出了声:“哈。”

    见修儒这态度风逍遥好不容易压回去的怒气又涌出来了:“修儒你……”

    “我要开脑。”

    风逍遥突然没了脾气,不知所措:“啥,不是腿的问题吗为什么要开脑???”

    无情葬月下意识捂住脑袋:“不不不大哥我不要开脑,大哥我要走你们放过我吧让我好好死去,我不要开脑。”

    风逍遥用手按住了激动的无情葬月,话语安抚着他:“月你别激动,既然修儒都这样说了那就开脑吧,当然如果能不开脑就最好了,月你别怕我会陪着你的你不会有事的。”

    修儒摸着织命针又笑了:“哈哈。”

    这笑声笑的风逍遥与无情葬月头皮发麻,风逍遥喝了一口风月无边冷静,开脑那么可怕真的要让修儒给月开脑吗?无情葬月抱紧了风逍遥的手,他真怕风逍遥答应啊,救命啊他不要开脑啊!

    风逍遥清了清嗓子问道:“修儒,月到底是个什么病真的要开脑才能救他吗?”

    修儒幽幽道:“裤子褪色建议开脑。”

    “裤子褪色和开脑有什么……”话到一半就止住了,风逍遥好像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尴尬地忤在原地,“裤子褪色哈哈裤子褪色嘛,月你听到修儒说什么没,月?”

    没听见无情葬月回应他,风逍遥回头一看,无情葬月拔出了血不染跟个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神态自若地离开了:“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夜蝶飞阶,霎微雨阙,剑锋无情人葬月。本属于最美丽的谜题,何必追寻呢?”

    月怎么把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儿啊,他要如何面对修儒啊!正在风逍遥费力地想要找借口离开时,修儒跳下椅子追无情葬月去了。

    只见修儒左手织命针右手无影金梭全丢去扎无情葬月,一点也不顾念昔日情分:“大哥你别跑,有本事当戏精有本事让我开脑啊,别跑啊大哥!大哥我要扎死你,你欺骗我的感情哼!大哥你是戏精变得吧,站住!我要给你开脑!”


评论 ( 6 )
热度 ( 25 )
  1. 海东青世音 转载了此文字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