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大家好这是我爱……儿子!啊!爱将你住手别打脸啊!!

    “网中银来前来娶你之命!”

    御魂笑光辉眼前出现了一只圆乎乎白嫩嫩的紫色……正太网中人,御魂笑光辉心中虽担忧网中人不知为何成了这般模样,嘴上却是在逗他:“你谁家小孩啊,话都说不清还想冒充爱将。”

    “我是网中人!”

    “原来是爱将,爱将你被我传染巨骨症了吗,等回到魔世找人给你看看。”御魂笑光辉摸着下巴思索道,“爱将是被玄之玄给丢进火山了怎么出来后也成矮子了。”

    “臭小子网中人来取你的命了!严肃点!”

    “哦~爱将我好怕啊,你现在这声音一点威胁力也没有,你再看我此刻魔之甲没了又受了重伤还舍得打我吗?”

    “哼。”

    蛛丝飞出,软绵绵地打在了御魂笑光辉身上,御魂笑光辉装作被大招打中将命不久矣模样,步履酿跄眼神惊恐:“爱将你……果然舍不得伤我。”

    “哼,等网中人功体恢复就是你的死期!”

    舍不得打自己就舍不得好了,还找这样一个借口,爱将的性格还是这么别扭。御魂笑光辉笑嘻嘻地打开折扇走到网中人面前,拎着后领将人提了起来,网中人冷冰冰地看他:“干什么?”

    “我看爱将你现在那么矮仰着头和我说话脖子一定会很累,就索性将你提起来好了。”

    “……放我下去。”

    御魂笑光辉把折扇收到怀中,这空出来的手伸到了网中人脸上乱捏,继续逗他:“长得蛮像妖神将的,难道你是妖神将的私生子,这才几年不见妖神将竟然有孩子了,不知道你母亲是谁?”

    “臭小子不要乱捏!”

    “等等,我看你长得和我也挺像的,难道你其实是我的私生子,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个孩子。”

    “网中人哪里像你了!”

    “再等一下,你长得既像我又像妖神将的,难道你是我和妖神将的孩子!来乖,叫爹。”

    “臭小子你找死!”

    “真是和妖神将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性格也一样,唉。”御魂笑光辉叹了口气,把网中人转了过去,扯起衣袖在他背上比划着:“乖儿子啊,你不能学你爹那性格,不要从小动不动就打人骂人还生气,要和你爹亲我一样以后才能撩到像你爹一样的魔啊。”

    “你干什么?”网中人终于反抗了,蹬着小腿踢不到人,“我就是网中人!!”

    “我在估你身高看看给你做个多大的小书包合适,明天爹亲送你去幼儿园好不好?”御魂笑光辉将人放下来,拍拍网中人脑袋,“乖,你不能用你爹的名字,那是不孝的爹亲给你重新取一个好不好,我看就叫网外人吧,够威风吧一听就知道你是网中人的儿子。”

    “臭小子!!”

    御魂笑光辉苦恼地扶额:“妖神将怎么能这样教你,要喊爹亲不能喊臭小子,一点规矩也没有,好好的一个孩子被他给教坏了。”

    网中人气到不会讲其他话了:“臭小子!!!”

    御魂笑光辉一脸吾儿叛逆伤透我心:“算了,妖神将能将孩子教坏我也能将孩子教好,我相信以后你跟我久了也会变成一个优雅的人。明天就送你去东瀛幼儿园吧,虽然身在异乡你可能会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鬼话但我相信我与妖神将的孩子天资一定不凡学什么都能很快学会的,你要和小盆友们好好相处不要打架闹事,每天放学爹亲一定第一个来接你,不会让你觉得别的小盆友都回家了你还没回家爹亲是不是不爱你了。”

    “臭小子你找死啊!!!”

    看出网中人真要对自己下狠手了,御魂笑光辉眼一转腿一瘸脸色发白流下冷汗体力不支摇摇欲坠,呕出一大口血。等他演完后再看网中人,果然网中人咬着牙将殴打自己的想法吞了回去,那双小手是忍不住的发抖,最后一掌劈在了一旁树上。真好玩,御魂笑光辉在想,如果这样的爱将去对付应龙师,那应龙师会怎样,先是大笑竟然敢找这样一个小屁孩来当他应龙师这么多年是吃水草的吗,当看清爱将模样后老龙的脑子就开始乱了,这到底谁啊网中人?网中人孩子?戮世摩罗的孩子?什么鬼东西?他们竟然敢派这样一个小屁孩来,难道是有什么阴谋,难道是故意设的陷阱等我去踩?不行,我得跑,先回家搞清楚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听说当初东瀛有个两岁的开挂神童,他们敢丢他出来难道这孩子也是个挂b?!

    在御魂笑光辉做白日梦时,网中人察觉到危险便挡在御魂笑光辉面前保护他,什么人还能让网中人挡着?当然是……拉黄包车的幽灵马车的主人黑白郎君,网中人担心黑白郎君认出了御魂笑光辉。

    虽然两人做了多年宿敌但网中人还是有一点没搞清楚,就是他高估了黑白郎君的智商,黑白郎君连藏镜人都没认出哪里认得出穿成这样的御魂·戮世·空。

    黑白郎君从方才停下车后就没动作了,网中人摸不准他想做什么,黑白郎君看了好半天才道:“你怎么长得跟网中人似得,还有你旁边那个紫色的小子长得跟戮世摩罗似得最近好多假冒者。”没认出最好,网中人巴不得他快点走,没想到黑白郎君跳起来就是怒马凌关,“你们这些假冒者令黑白郎君厌烦哈哈哈哈哈哈哈死吧!”

    网中人手中飞丝将沉浸在神经病幻想中的御魂笑光辉丢到了一旁,接下黑白郎君招式:“盘丝锁关!”

    “看不出小娃儿这么小还有点本事。”黑白郎君赞叹完才道不对,“盘丝锁关?你和网中人什么关系,你是他儿子,你爹是网中人?”

    怎么什么人都当网中人是网中人的儿子!网中人气的冲过去用手撂翻了黑白郎君,拳头直往他脸上呼:“爹!我让你爹,我就是你爹网中人!”

    御魂笑光辉被摔的一傻,从带着开挂正太网中人打败凶岳疆朝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一统魔世的美梦中醒来:“爱……儿啊爹亲在这里啊,你怎么能喊黑白郎君爹啊!”

    虽然网中人根基依旧,但无奈身形……黑白郎君冷漠地拍拍衣服站起来,愤怒的网中人就挂在了他身上,黑白郎君随手拉来过路的剑无极问:“我消失武林多久了?”

    剑无极被嚇了一跳,这托马什么场面,网…中人的孩子和小空还有黑白郎君:“大概有三年吧!”

    剑无极打算装呆好留在原地继续围观,小眼神在黑白郎君三人之间转来转去,自动过滤掉御魂笑光辉针对自己的和善笑容。黑白郎君突然很嫌弃这小破孩拎着网中人马尾把人提开了:“我还以为过了多少年,嘁网中人儿子都这么大了。”

    “但你仍还是一条单身狗。”

    剑无极心道小空要不要这么拼啊,这样戳黑白郎君痛处。

    “黑白郎君你放开我!”

    黑白郎君听见御魂笑光辉声音,才将注意力放到了他身上,并想起方才他的那一句爹亲在这里:“你是他爹?”

    “如假包换,亲生的爹。”

    “但你不是网中人。”黑白郎君将网中人丢到黄包车上,“这小娃儿我带走了。”

    御魂笑光辉心里咯噔一声,玩脱了,跟在黄包车后面就追:“爱……儿啊!你怎么就这样被人拐走了,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了,快来人管管啊史艳文你快来你孙儿被人抢走了啊快啊!”

    剑无极撇撇嘴,小空这追的一点诚意也没有,一点也听不出来他很着急担心他………………儿?我靠什么他儿子,史艳文的孙子,那不是网中人儿子吗?信息量太大了一时接受不了啊天呐自己是幻听了吧,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啊网中人能生吗呃他不是男的吗,还是说他其实是一只母蜘蛛为了好行走江湖才扮作男儿身,那不会……樱吹雪其实是个女装大佬吧不然她怎么那么凶残啊!不会连老丈人其实也是个妹子吧,不然蝶蝶怎么每次看见自己被老丈人殴打都不站他这边的啊!不会笨牛其实也是个妹子吧,只是长得比较像男的,所以史艳文就把他当男孩子养了,不会自己也是妹……噫是个什么是,我不能再想了要疯了要疯了太可怕了这个世界太可怕了我需要冷静!

    说是需要冷静,可脚还是没受他控制又偷偷跟了上去。

    黑白郎君掐着网中人脖子,阴阳怪气:“网中人的孩子该死!”

    御魂笑光辉心里又是一咯噔,爱将都被掐着脖子提起来了脚都不踢两下,像是反抗不了难道爱将功体真的出问题了?那岂不是要死在黑白郎君手上了,不行他不会看着爱将死在自己面前的,御魂笑光辉的那个角度当然看不见,网中人不过是懒得动黑白郎君这样根本就掐不死他,他的心里话有史以来第一次写在了脸上可黑白郎君看不懂那是对他的嘲讽看不懂那是骂他傻叉的意思,御魂笑光辉灵机一动喊出一番话来:“黑白郎君你不能杀他啊,他其实是你的亲儿子!”

    网中人又怒了,这臭小子又乱说什么,这种话是可以乱说的吗!果如御魂笑光辉所料,黑白郎君立刻将人放下来了:“原来你是我的儿子?我看你和我也挺像的,嗯肯定是我儿子了,乖,喊爹。”

    一团蛛丝直接抽歪了黑白郎君的脸:“我是你爹!”

    “怎么能这么凶,网中人教你的是吧!你竟然敢打你爹的脸你再试一次,我南宫恨非得打死……打你一顿!”

    “啪”听话的网中人再打了一次,“你爹,你爹是网中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孩子,像我,黑白郎君会让你明白谁才是你爹谁才是你该仰望的人的!网中人算个屁,我教你更强的功夫你就可以和我一样打死网中人了,不过你还小明天爹就送你去幼儿园。”

    御魂笑光辉笑倒在地不追了不追了这太好笑了,爱将太可怜了竟然一下就捡了个便宜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好傻还真信了,爱将你先委屈会儿等我笑够了再去救你。

    这剧情反转的太快了剑无极又震惊了,犹豫了一会儿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他,他从暗处走了出来:“那个小空啊……”

    “叫那么亲热干什么我和你好像不太熟。”

    “那戮世摩罗,我想问一下刚才那个孩子到底是你和……网中人的还是黑白郎君和网中人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那孩子当然是我和爱将的啊,你看他长得有哪一点像黑白郎君吗,就那肤色都不一样了怎么可能会是他孩子。”

    “你和网中人是怎么生……”见御魂笑光辉那眼神剑无极打了个冷颤,“我没问题了,先走了。”

    网中人被黑白郎君带回了中原,他好不容易才游到东瀛的差点就淹死了黑白郎君竟然将他带回来了!黑白郎君为了防止网中人攻击自己时自己会忍不住拍死他便锁住了网中人功体,给他从史艳文那里借来了一个小书包,送他去了幼儿园。

    网中人还能说什么呢,被黑白郎君强行送到了幼儿园只能翻墙跑啊,然而没多久就被抓了回去,后来老师们实在受不了他了,就把黑白郎君找来了,黑白郎君整天什么事都不做就坐他旁边盯着他上课,网中人哪也去不了什么也做不了像个死嘀嘟一样瘫在凳子上一动不动。网中人最终还是让步了,每天早上乖乖的去幼儿园,在幼儿园瘫上一整天放学又乖乖的回去。黑白郎君既欣慰又烦恼,因为网中人还是不肯叫他爹。

    过了一段时间剑无极回到了中原,并去拜访了一趟史艳文,因为好奇所以问了问黑白郎君近况。

    “黑白郎君?他不久前才来我这里借走了小空小时候用的小书包,说是什么要给他儿子用。”

    剑无极心不在焉,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史艳文其实黑白郎君的儿子是……还是告诉吧,毕竟黑白郎君那种人不知道会把一个孩子教成什么样,要是被史艳文带回来未来说不定还是正道栋梁:“其实史君子啊,黑白郎君的儿子不是他儿子是…是……小空与网中人的儿子也就是您的孙子!”

    史艳文:“???”

    史艳文:“小空和网中人的儿子。”

    史艳文:“我的孙子。”

    史艳文:“网中人为什么能……”

    剑无极也不明白啊他抓狂道:“我也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生的啊网中人确实也是男的啊,不过孩子已经生下来了也不能不管啊,那孩子本来是在东瀛和小空待一起的,结果半路杀出个黑白郎君要抢那孩子,抢走之后又要杀他,小空只得骗黑白郎君说那孩子是黑白郎君的了。史君子你一定要把孩子带回来啊,黑白郎君这个人很危险啊,不知道会怎么教孩子怎么对待孩子万一对孩子家暴了留下心理阴影不能健康成长了怎么办,那好歹也是你的孙子啊!”

    “艳文会将孩子带回来的。”

    天地不容客听闻这个消息从苗疆赶了回来:“黑白郎君痛失爱子已经开始乱杀人了,史艳文你疯了吗,没事抢别人孩子干嘛!”

    剑无极与史艳文正在院子里逗着网中人,天地不容客看见网中人怒道:“这他妈不是网中人吗!我看黑白郎君是疯了,竟然说是他儿子!不你也有病,没事抢个网中人回来你脑子有坑吗,你以为他长得可爱就不是网中人了?”

    史艳文抱着网中人高兴道:“小弟你回来了,你先别急,听我给你解释。”

    网中人已经被摧残的没有脾气了,冷静道:“没错,我就是网中人。”

    天地不容客掏出盾牌就想打扁这孩子:“史艳文你到底在搞什么!”

    剑无极在一旁急道:“藏……天地不容客前辈啊先别冲动先别冲动,这话肯定是黑白郎君教的!大家都知道当年恨网分手事件,黑白郎君兴许是对网中人念念不忘,网中人又不肯再与他打架就想将网中人的儿子教成第二个网中人陪他打架,所以从小就给孩子灌输他就是网中人的思想!”

    网中人听着剑无极的话内心毫无波动,他已经习惯了,不管他怎么证明自己是网中人,他们总能找到理由和借口,天地不容客盾牌往地上一砸:“放屁,这就是网中人!”

    史艳文摸摸网中人脑袋:“别怕,爷爷会保护好你的,小弟这是网中人与小空的孩子啊,你看看这孩子长得多像小空啊,来小网叫他叔公。”

    网中人的内心依旧毫无波动也不动嘴,说他网中人像网中人就算了,说他和戮世摩罗像和黑白郎君像就不能忍了,到底哪里像了!

    “什么小空和网中人的孩子,他们能生吗能吗?史艳文你告诉我!!”

    “虽然不知道怎么生的但小空亲口说的准没错了,这孩子老是不开口叫人小弟你看看他与小空现在的脾气简直一模一样啊。”

    又是一模一样,网中人无力吐槽干脆闭眼睡觉……等他睡醒之后他看到天地不容客的神情后就明白了,又一个弱智产生了,就是不知道是剑无极给洗的脑还是史艳文了或者是把他当无害小伙伴玩耍的忆无心。

    “愣着干嘛,喊叔公!”

    网中人别开头看风景,听见天地不容客小声询问史艳文,他是不是被黑白郎君给打坏了所以不敢喊人。

    “无心陪他去玩吧,你们不要乱跑,最近外面不太平。”

    “好,爹亲那我们先去玩了。”

    剑无极自请为保镖,跟着两个人一起出去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御魂笑光辉终于回到了中原恢复了戮世摩罗的身份,也不知他家爱将现在怎样了。

    “你知道黑白郎君现在在哪吗?”

    “啊!!黑白郎君,不知道不知道!你还是不要去找黑白郎君吧,听说他最近孩子丢了杀了好多好多的人!”

    “什么孩子丢了,说清楚怎么回事。”

    “反正那孩子被史艳文抢走了,你自己去正气山庄问啊,别找我!!”

    就几个月而已,发生了些什么鬼事情,爱将怎么还去正气山庄了,史艳文抢走爱将想要干嘛,威胁自己吗,呵。

    “史君子!小空他回来了!”

    史艳文喜出望外抱着网中人冲到了门口:“小空你回来了!”

    戮世摩罗见着那个缩在史艳文怀中乖孩子模样的网中人……不禁皱起了眉,网中人冷漠地拍拍史艳文指了指地上,史艳文心领神会将他放到了地上,网中人面无表情地走到戮世摩罗面前,抬头恨了他一眼,使出了拳打脚踢。

    剑无极连忙拦住网中人:“小网,那是你亲爹啊你不能这样乱踢他,虽然他是个大魔头但也是你爹啊。”

    “滚开!”

    戮世摩罗眉头更深了,爱将怎么了竟然毫无功力连剑无极都挣不开,他们到底对爱将做了什么,等网中人冷静下来剑无极才放开他,网中人背起双手给了戮世摩罗一个眼神:“跟过来,其他人停下。”

    戮世摩罗跟着网中人到了僻静之地,询问道:“爱将你怎么了,他们对你做什么了?”

    “没什么。”网中人淡然答道,“不过就是一群弱智把我当成孩子我一说我是网中人就为我找借口说我不是,整天还按时送我去幼儿园没事还让忆无心陪我玩,史艳文还老想要我开口叫他爷爷,而已。”

    而已两字的音咬的特别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史艳文让你叫他爷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将他们竟然真的将你当作我儿子了。”

    “我好像真的得了巨骨症了,你把魔之甲脱下来给我穿。”

    “爱将你不是在骗我吧,等我脱了你好打我。”

    “我现在功力被黑白郎君封住了,没有办法自保。”

    “谁让你是我爱将呢,我就脱给你喽。”

    网中人抱起魔之甲丢到了墙外,功力被封又怎么样他网中人难道还找不到办法解开了?这一堆破事都是这臭小子给惹出来的,现在魔之甲没了,他就死吧!!!!!

     “戮世摩罗你不是想当网中人的爹吗!!网中人让你当个够!!!史艳文想当我爷爷?黑白郎君也想当我爹?我让你们当!!!”

    “啊!爱将住手,别打脸!别打脸!”

    魔世

    正常身形的网中人拖着一个公子开明从未见过的人回来了:“妖神将回来了,不过妖神将你带回来的这个猪头是谁啊?”

    “戮世摩罗。”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新帝尊戮世摩罗,他他他怎么长这样啊!我见过他爹他哥他弟本以为他也应该是个俊美青年,没想到竟然这么丑,天哪史家人的基因不是很好的吗怎么到他这里就变异了,本来以为雪山银燕是他们家里长得最老的了没想到戮世摩罗你竟然比雪山银燕还丑,至少你弟虽然有点老气也帅啊,但你是个什么啊是猪~~~头啊~~~~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有着这张脸还能让阿鼻尊和妖神将臣服于你的,虽然我修罗帝国强者为尊但也不代表审美有问题啊,看看我们阿婆尊看看我们妖神将再看看最帅的我——公子开明!再看看戮世摩罗,长得这么寒颤,走出去都要笑掉人家大牙啊,一到战场上应龙师直接笑死我们修罗帝国了,还打什么打脸面都没了还打啊~~~”

    闼婆尊捂着耳朵怒吼道:“策君你闭嘴好吗!”

    “诶诶诶阿婆尊我有说的不对的地方吗,你看这帝尊长得就是很寒颤啊。”

    “妖神将、帝尊,你们就不能让策君闭嘴吗好烦啊!!妖神将你不是最受不了策君的吗,今天怎么能忍这么久!”

    “我在人世历练了一番,比他更烦的我都见过了。”

    公子开明思考道:“怪不得妖神将脾气变得这么好了,原来是见过了比我更烦的了,什么!我烦吗我哪里烦了我一点也不烦啊妖神将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啊,会伤魔心的我们可是同志万一伤了魔心上战场出了个什么意外如何是好啊,现在的修罗帝国本就人才凋零要是我也出事了修罗帝国的智囊出事了那你们还怎么能打得赢应龙师啊~~~”

    他脾气好?网中人瞥了一眼被自己打成猪头的戮世摩罗:“我脾气好吗?”

    戮世摩罗摸着自己的脸,违心地点了点头:“好,谁都没有爱将的脾气好。”


评论 ( 10 )
热度 ( 67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