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恨网)南宫恨!网中人不做这种事情!

    小心神经病画风……

    有车,但车会说……

    

    小空吐槽完了网中人就跑,真刺激:“爱将来追我呀~哈哈爱将你追不到追不到你打不到我~”网中人在身后追啊追气又气,眼见着快要追上了,突然!一只黑白郎君跳出来挡住了他去路。

    网中人:“此树是你栽,此路是你开,要想过路去,留下买路财?”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要想过路去,留下网中人啦!”

    网中人:“说白了你黑白郎君就是刁难我网中人,就是不想我网中人过去,是我网中人吐不动丝了还是你黑白郎君……等等!黑白郎君你……竟然换新造型了。”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废话!不世狂人再度现身,新造型是标配。”

    网中人低头看自己这??的衣服和那十分节俭毫无亮点黑色老干部标配老布鞋心情是那个难以言喻啊:“那我……”

    黑白郎君:“那你只能再次败在我的手下,然后含笑九泉啦哈哈哈!”

    网中人:“好,既然如此那我……不跟你打。”

    网中人背起双手转身就走,只留给了黑白郎君一个凄凉的经历了无数故事的沧桑的脚穿老布鞋的老干部的背影。黑白郎君伸手却抓不住这身影,真想要好好地去疼爱他一番啊!于是黑白郎君开始追啊追,网中人发现黑白郎君竟然在追他于是网中人跑啊跑,黑白郎君加快了速度又追啊追,幽灵马车跟在黑白郎君身边迈开它那大长腿悠闲地散着步并偷偷鄙视了一番自己的主人,有车不上真是,傻郎君啊~

    黑白郎君若是能听见幽灵马车的心声,定会被恶心到“呕”地一声把幽灵马车打到吐打到吃土拆了骨头拿去喂网中人吃,哈哈哈网中人一定喜欢吃啦。网中人若是能听见黑白郎君的心声,定会愤怒地一声吼将黑白郎君按到地上激情摩擦,不要什么东西都喂他吃好不好,他是网中人不是狗中人!黑白郎君若是能听到网中人心声,那定会一个翻身将网中人压在身下告诉他哈哈哈哈哈我黑白郎君让你网中人吃的东西不论是什么你都必须得吃下去啦!

    黑白郎君深情又温柔地呼唤道:“网中人你再跑我黑白郎君就打死你啦哈哈哈哈!”

    网中人听见这语气寒毛一立跑得更快了,就在黑白郎君快要追到网中人时,哎呦幽灵马车不小心绊倒了黑白郎君,网中人向幽灵马车投来感激目光,网中人在幽灵马车的帮助下逃离了黑白郎君这个变态跟踪狂,幽灵马车却因为做了好事当上了好马而被打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当好人,特别是在黑白郎君面前做好人,更重要的是特别不要在他和网中人玩情趣游戏时当好人。

    就此黑白郎君一连好多天再没看见网中人了,也没机会再摸到网中人洁白柔软纤细的…蛛丝了。又过了很多天后该拍小空被网中人东瀛捉X爆打的那场戏了,可网中人却又突然消失了。黑白郎君听闻这消息立马就冲到了小空面前,质问道:“网中人呢?”

   “哈哈哈他好像因为自己没有新造型而难过的失踪了。”

    小空这一笑就惹毛黑白郎君了:“小子你作为他上司竟然不关心他,该死啦!”

    “我又不是他男友,为什么要关心他,难道你要把网中人让给我?”

    小空对想要揍他的黑白郎君做了个鬼脸,溜了。黑白郎君举到半空的手转了个方向砸到了残疾•幽灵马车身上,幽灵马车一个颤抖浑身都快要散架了,太痛苦辣!自从网中人跑了之后黑白郎君每天都要揍幽灵马车一顿出气,揍死也就算了,偏偏不揍死也不揍散架,就让它这样半死不活的熬着!不对它已经死了啊,那那那应该怎么形容,不管啦反正很难受就对了!

    “去找网中人,你要是找不到黑白郎君就把你打到变形哈哈哈哈哈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网中人蹲墙角里很是怨念,他们都换造型了就自己没有新造型,为什么要这样对他。黑白郎君一过来就开嘲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网中人你竟然因为没有新造型而难过到失踪!”

    烦人的来了,网中人难过地缩成一团不理他,黑白郎君说了好多好多要打死他的话都不能打动网中人,于是黑白郎君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再这样下去网中人会自闭的会成为茧中人的,那这样以后都不能和他亲密接触了,那那那真是太糟糕啦!

    黑白郎君不动声色地走到网中人身后,开始脱裤子,难道黑白郎君想在分离前最后来一回热血赤膊二话不说就是干汗流不止的战斗?网中人耳朵动了一小下听见什么掉到地上的声音,是黑白郎君的节操吗,网中人耷拉着脸转了一下头,一秒不到就转回来了快到黑白郎君都没发现他转头了。

    网中人激动了,这真是太令人激动了好吗,简直激动到头晕晕!黑白郎君将网中人一个人哦不一只柔弱又难过失去了蛛生理想的黛玉嘀嘟堵在了漆黑的墙角里,并且在嘀嘟身后偷偷地解下了他的裤腰带,随后又褪下了他大裤衩子,露出了他一黑一白的飞毛腿子在寒风中并不发抖。但网中人开始发抖了,哎呀妈呀太吃鸡辣这是要干啥啦,不要吓他网中人好吧,他网中人凶起来是会徒手撕生吃人的凶残嘀嘟啊,黑白郎君不可以这样对他网中人的好吧!突然,一只手按在了网中人头顶墙面上,网中人抬头一看,原来他连衣服也脱光了!网中人咽了口唾沫,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像是求饶一般诱人:“黑白郎君,你想干什么?”

    黑白郎君此刻声音里压抑着一股燥热的气息,尽量放柔了语气对网中人命令道:“网中人,给本郎君转过身来拿着它!”

    网中人挪了挪两只脚,把整个脑袋都靠上了墙,就要与墙融合在一起了:“黑白郎君我警告你,我们已经离婚了,离婚了你懂不懂,你不能让我转过去,你不能让我做这种事情!!”

    “是离婚了没错,但我现在是你男友有什么问题吗?我怎么就不能和你做这种事情了网中人你说啊,你快点给我转过身来!”

     “不做!不转!” 网中人把头埋在膝盖里脸给憋气憋的通红,突然!赤身裸体的黑白郎君从后面抱住了网中人,将他的头发拆散,将他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强硬扯乱,网中人像个被欺负的小姑娘一般眼里却泛着着大概是感动又喜悦的泪光,双手使劲儿揪着已经被撕烂了的衣服:“南宫恨!网中人最后警告你一次,你不能做这种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人敢对黑白郎君说不能啦!”

    网中人心想他绝对不能转过去或者站起身来,这个体位一旦……就跑不掉了!但网中人拗不过黑白郎君狂野呀,三下两下把网中人衣服给扒了不说,还把他的老布鞋给拿走了。网中人虽然不喜欢这双老布鞋,可这鞋子也陪伴了他走过春夏秋冬捅过黑白郎君又打过戮世摩罗跳下过火山游遍了东瀛,他怎么舍得这双鞋子离他而去啊,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网中人只能放弃它了!

     唉真是难为网中人了,在黑白郎君双爪邪恶的蹂躏下还能缩成一个团不留丝毫机会给黑白郎君。

    “网中人你是要气死我吗,快点站起来转过来我要忍不住了!!”

    网中人委屈,如果不是他最近失去了蛛生理想成了废嘀嘟,那此时此刻他一定会把南宫恨欺负地直乱叫喊!

    “你不站起来是吧,你别怪我用强的了!”

    几番折腾黑白郎君终于把网中人的裤衩也给丢掉了,两人赤诚相见。黑白郎君欺压着网中人,使得网中人无处可逃。网中人愣了一下随即捂住了自己的脸,请不要误会他不是害羞,而是他要保住自己身上最后的一件东西,他的本体•面具!温热的气息吐在网中人脖颈上,喘息声渐剧,那手指若有若无地划过网中人身体,黑白郎君的唇最后停在了网中人耳边,亲吻了一下网中人的耳垂:“网中人,把面具给我。”

    这多好的一个提议啊,网中人当然是……不给啊!这多么不好的回答啊,黑白郎君当然是……继续用强啊!结果当然是面具没啦,两个人对视着一言不发。黑白郎君的下一步当然是将网中人抱起来,让他瘫软的身体紧贴着墙不至于滑落:“勾好我的脖子,待会儿摔下去了我可不管。”

    网中人垂下眼眸认命了,伸手去勾黑白郎君脖子,黑白郎君慢慢抬起了网中人双腿,网中人有些紧张飞速地眨了几下眼睛后选择了闭眼。

    然后……

    然后……

    一个不可描述不知道什么的顺滑东西从网中人被抬起的腿里进去了,网中人忽然睁开眼泛红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怒意,只听网中人怒吼道:“南宫恨!!”

    “网中人你别吼我耳朵快聋了,别乱动,等它进去!”

    网中人被气的恢复了蛛生理想脾气也回来了,也不柔弱难过黛玉网了,他现在就很想一脚把黑白郎君那踹断!但双腿被紧紧捉住了,还能个屁,乱动一下就被抓的更紧,虽然他们经常打架打的你死我活浑身是伤吧但还是会怕痛的啊!

    “我要松手了,你腿勾住我,然后把手给我。”

     网中人被气笑了,笑的很是黑暗很是狰狞:“南宫恨你轻点!”

    “别嚷!我已经够轻了,你见过黑白郎君这么有耐心的时候吗!转过身去,快点!”

    网中人咬了咬牙转过身去,过了一会儿果然!黑白郎君又弄痛他了,这人怎么这么不知轻重不会做这种事情就不要做啊:“南宫恨!痛!!!”

    黑白郎君也气,但想到网中人方才那缩成一团面壁思过的模样就……就压着怒火当了一回温柔的人。网中人被多次翻来覆去后,黑白郎君才终于发出了满意地叹息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网中人我终于给你穿好了,你高兴了吗?本郎君把自己的新衣服全给了你,你这下就有新造型了吧,不难过了吧?”

    “你抬我腿就为了给我换上你的裤衩,南宫恨你良心不会痛吗!你脑子是有问题的吧!你不会梳头你不要梳啊,那样扯我头发想要痛死我吗,你是想和小娘们一样找我弱点以后打架扯我头发是吗?”网中人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屑道,“你的新造型很难看,我穿着比你好看。”

    “网中人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有你什么点我不知道还需要找你弱点?黑白郎君用一根手指就能让你认败!”

    网中人气的眉头直跳,打击道:“你把我衣服都扯烂了你穿什么?”

    黑白郎君这才发现不妙!但他是谁,是黑白郎君,这天下间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黑白郎君啦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凑上前往网中人唇上啃了一口:“那就做不穿衣服该做的事。”

    网中人不甘示弱自然回应了黑白郎君这一啃以及方才的……

    “啊!网中人你属狗的吗!”

    “我属吃人的。”

    “那黑白郎君是专门吃属吃人的网中人的啦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狠狠一按网中人脑袋,“网中人,亲我!”

    网中人亲吻着黑白郎君双手在其身上游走,最后停在了不可描述的部位,网中人邪魅一笑霸道炫酷:“南宫恨你应该说,网中人,X我。”

    “好啊,X你,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黑白郎君将网中人那不安分的双手束在头顶,“黑白郎君这就满足你啦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幽灵马车说有车不上傻郎君

车说:我驴你们的,不给你们上。


评论 ( 12 )
热度 ( 22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