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关,必当成仙!
要是没出来,大概是死了,那种往地下飞升的死。

(网空)剧本好像不是这么写的

     这日,御魂笑光辉正与立花雷藏议事。

  “臭小子,我要让你知晓失信于网中人的代价。”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御魂笑光辉合上折扇背对着网中人自信一笑,准备优雅地接下网中人一招。

  “啪!”

    网中人一脚踹在了御魂笑光辉屁股上,御魂笑光辉趴在地上小声提醒道:“喂,爱将,剧本可不是这样写的,快拉我起来。”

    网中人将御魂笑光辉提起来,开始扒衣服,御魂笑光辉欲迎还拒:“爱将,旁边还有只单身狗呢。”

    立花雷藏瞪大了眼睛,说谁单身狗呢!御魂笑光辉看破了他的想法,道:“望月和小重子现在又没陪在你身边,当然还算是单身狗。”

  “醒醒。”

    御魂笑光辉被立花雷藏给拍醒了,想到自己和爱将重逢的美梦泡汤了就很不高兴。立花雷藏忽视他的不满,指着桌子:“流口水了。”

  “哦~那我还要感谢你叫醒我喽?”

 

    一只嘀嘟在东瀛乱走,这时,收到了一个入队申请。

    不远处的「赤羽信之介」申请与「您」组成队伍

                           [同意][拒绝]

    「网中人」:同意。

   赤羽信之介来到了网中人面前,打了个招呼。

    「赤羽信之介」:将军,好久不见。

    「网中人」:赤羽信之介。

    「赤羽信之介」:将军请收起杀气,赤羽信之介来找将军有事相谈的,请问将军为何出现在东瀛?

    「网中人」:哼。

    「赤羽信之介」:将军不说也无妨,赤羽信之介只问将军可是已经找到戮世摩罗了?

    「网中人」:没有。

    「赤羽信之介」:我可以告知将军有关戮世摩罗的事情及下落,只不过……

    「网中人」:只不过什么?

    「赤羽信之介」:怕我讲完后,将军会生气。

    网中人找了这么多天已经很生气了好吗,再生气点也没事。

    「网中人」:快说。

    赤羽信之介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开口。

    「赤羽信之介」:小空现在叫做御魂笑光辉,是残忍联盟的军师,头发染成了紫色,还带上了面具。将军找不到他是应该的,当初与他相处我也没有认出来。

    「网中人」:下落。

    「赤羽信之介」:将军不要急,等赤羽信之介说完后自会告知小空如今下。小空在东瀛这段时间里撩了很多墙头,换句话说就是将军你的头上已然是一片青青草原了,赤羽信之介非常担心将军现在的处境,所以特来告知将军,还有一人更是可以威胁到将军在小空身边的地位,请将军一定要多加留心。

    「网中人」:那个人的名字!

    「赤羽信之介」:胧三郎。

    「网中人」:哼,你以为你说什么我都会信吗?

    「赤羽信之介」:如果将军不信,赤羽信之介也不能强求,不过将军可以按照赤羽信之介的办法一试,便可知我所说是真是假。

    「赤羽信之介」: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赤羽信之介」离开了「网中人」的队伍,队伍解散。

    「赤羽信之介」申请与「网中人」互为好友

                [同意][拒绝]

    「网中人」:同意。

 

    赤羽信之介离开网中人队伍后立马和神蛊温皇开启了视频通话,并对着神蛊温皇比了个耶的手势。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看上去很开心啊。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哈哈温皇先生看上去心情也不错。

    「神蛊温皇」:都是因为终于盼到了赤羽大人和我视频了。

    「赤羽信之介」:呵呵。

    「神蛊温皇」:网中人什么反应?

    「赤羽信之介」:毫无反应。

    「神蛊温皇」:又失忆了反应比较慢吧。

    忽然神蛊温皇那边传来了酆都月的声音:“楼主!楼主看我!楼主!楼主看我!”

    「赤羽信之介」:是酆都月?

    神蛊温皇把镜头一转,窗外,酆都月正挂在树上手舞足蹈。

    「赤羽信之介」:酆都月的病还没治好吗?

    「神蛊温皇」:元邪皇已死,他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赤羽信之介」:是温皇先生不想给他治吧。

    「神蛊温皇」:噫~赤羽大人怎么能这样想,我实在是对酆都月的病束手无策啊。

    「赤羽信之介」:呵呵呵呵。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吃饭了吗?

    「赤羽信之介」:还没有,温皇先生呢?

    「神蛊温皇」:我也还没,赤羽大人今天想吃卤肉饭吗?

    「赤羽信之介」:想,但没有时间去吃。

    神蛊温皇冲门外喊了一声:“凤蝶~把我和赤羽大人的卤肉饭端上来。”

    凤蝶端着两大碗卤肉饭没好气地放到了神蛊温皇面前:“主人你每天吃这么多,又不运动,最终会长成神蛊温胖的!”

    「神蛊温皇」:既然赤羽大人想吃卤肉饭,那现在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吃了你的那一份吧。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别生气嘛,等你下次再到中原来,温皇自当在温皇饭店好好招待赤羽大人。

    神蛊温皇就这样开始了吃饭表演,赤羽信之介看神蛊温皇吃的那么香的样子越发感觉自己肚子饿了。

 

    「凤蝶」悄悄对「你」说:赤羽军师,剑无极在东瀛怎么样?

    「你」悄悄对「凤蝶」说:剑无极很好,凤蝶姑娘放心吧,他现在成长很多了。

    「凤蝶」悄悄对「你」说:多谢军师大人,剑无极有劳你们多照拂了。

    「你」悄悄对「凤蝶」说:应该的。

    神蛊温皇抬眼瞥了一眼凤蝶,令凤蝶很是心虚:“凤蝶,下去吧,你也该吃饭了。”

    凤蝶:“主人就是嫌我在这里碍着你和赤羽军师过二人世界了。”

    神蛊温皇似笑非笑:“是啊,那还不下去吗?顺便去把酆都月放下来吧。”

    凤蝶转身走了出去,没多久就传来了发动技能[剑十一·涅槃]的声效以及酆都月的惨叫。

    「赤羽信之介」: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有视频功能?

    「神蛊温皇」:因为我太想念赤羽大人了吧。

 

    跟着赤羽信之介给的地图走的网中人,离地点越近越是生气,刚才赤羽信之介和他说什么来着?那臭小子绿了他,绿了他,了他,他!!

    御魂笑光辉还沉浸在被打破美梦的不开心中,此时竟嗅到了熟悉的气味,紧接着而来的是熟悉的招式,御魂笑光辉一个激动,一下跳起来一只脚踩在了凳子上,伸手指挥着立花雷藏:“白夜丸,快上啊!”

    立花雷藏很无奈,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欠了御魂笑光辉呢。

    同时……「御魂笑光辉」离开了「立花雷藏」的队伍,队伍解散。

                「御魂笑光辉」申请与「网中人」组成队伍

                「御魂笑光辉」申请与「网中人」互为好友

                                「同意」「拒绝」

    网中人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一切都与赤羽信之介所料无差,那他还能说什么,当然是选择原谅……呸,打死他啊!

   「网中人」:全部拒绝拉黑并加入仇人列表

    网中人各种技能全部丢向了御魂笑光辉,丝毫不给御魂笑光辉与立花雷藏喘息之机。

    御魂笑光辉不停的躲,立花雷藏不停的挡招,网中人怒气值“唰唰唰”的上升。

    网中人内心已经在咆哮了,臭小子你敢躲!竟然敢躲!你竟然敢让别人来扛我!你竟然绿我!!

    御魂笑光辉本是满心欢喜,现在却满脸懵逼,爱将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火气这么大。我现在没了魔之甲,可不能被超级生气的爱将给打到啊,不然不死也得残。

    突然!毫无防备的!网中人丢了个大招出来,御魂笑光辉脸色一变立马跑路:“白夜丸,你再挡一会儿,我先走了~”

    在极其闪瞎眼的大招光芒面前,无辜的立花雷藏很气,气哭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欠御魂笑光辉呢?

    网中人现在气炸了,他只想先打死眼前这个白夜丸!

    扛完大招还要继续扛!!立花雷藏抹了一把泪,轻轻吐出一句话。

    [当前]「立花雷藏」:mmp

    [当前]「赤羽信之介」:将军,请收手!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赤羽信之介突然跳了出来,阻止了疯狂的网中人。

    还继续在暗中观察的风间烈摸着下巴对于方才所见情形不停地发出“哇塞哇塞”的感叹声!

    立花雷藏内心认定了,网中人肯定和赤羽信之介认识,是赤羽信之介派他来坑自己和御魂的,坑的差不多了再出来装个好人,收个人情。

    网中人收到了私聊。

    [私聊]「赤羽信之介」:将军还是快去保护小空吧,胧三郎曾在他身上使用过监视之物。立花雷藏不过是个小墙头而已,小空对他也不怎么上心,打死了他也没有丝毫用处反而还会让将军费力。

    要是立花雷藏知道赤羽信之介说了什么,肯定要跳起来电人,谁是御魂墙头啊,我爱望月我爱望月我爱望月!

 

    自从那日后,御魂笑光辉再没见到自己的爱将了,但他一直相信爱将是不会弃自己而去的。是啊,网中人怎么会弃他而去,还没好好揍过瘾呢。

    网中人跟着御魂笑光辉进了个山洞,见到了那传说中的能够威胁到他地位的小空在东瀛的真·墙头。

    切,不就是个眯眯眼吗,还当就他有一样,网中人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心中这样想到。

    “阿郎,我来看你了~”

    听见这个称呼,网中人怒火烧尽九重天啊!!胧三郎转过身来,眼前一花,一个人影不知从哪冲出来追着御魂笑光辉打。胧三郎没有援手的意思,反而觉得很有趣并喊来了木魅等人搬来板凳围观。

    「胧三郎」创建团队[不明真相的吃瓜喝茶吃饼吃鸡腿群众]

    「木魅」加入团队

    「月牙诚」加入团队

    「红翎」加入团队

    「鬼夜丸」加入团队

    「柴田道末」加入团队

    「风间久护」加入团队

    「风间烈」加入团队

    「安倍博雅」加入团队

    好像混进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爱将,我魔之甲没了,你轻点打,不小心打死了你就要守寡了。”

    “网中人就是要打死你!”

    “爱将爱将~”

    眼见那里一排排吃瓜群众没有一个来帮自己的,御魂笑光辉转头就跑出了山洞。

    [私聊]「御魂笑光辉」:白夜丸你在哪?

                  「立花雷藏」:我在血扇流外面散步。

                  「御魂笑光辉」:我马上来,你不要走开。

    立花雷藏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胧三郎:“我们跟上去看看。”

    木魅:“万一碰见赤羽信之介他们。”

    胧三郎看了一眼团队里混进来的两个人:“碰上了再说。”

    果然立花雷藏的预感是正确的,如果立花雷藏知晓这两人关系,定会吼一句:我要被你们两口子给玩死的!

    事实上立花雷藏还真……英勇牺牲了,本来救了御魂笑光辉这最后一次就不欠他了,可惜我们的英雄立花雷藏还是没有熬过去。

    立花雷藏觉得自己很憋屈。

    跟过来的月牙诚大仇瞬间得报,不禁意间流下了伤心的泪水:“阿娘阿爹,立花雷藏终于死了,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的仇报了!”

    网中人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望着这个小孩子。

“恩人,为了报答您的恩情月牙诚甘愿做牛做马!”

    胧三郎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云外镜就这样跑了,这剧情的发展好像不对啊!

    御魂笑光辉立马抱起月牙诚:“不用做牛做马,他是你的恩人是吧,那我也是你的恩人,因为他是我的人。”

“原来是你让他来杀立花雷藏的!”

“是啊,你想要好好报答我们就跟我们一道回魔世。”

    网中人眯了眯眼睛,没想到还让臭小子捡了个便宜孩子,不过这孩子资质超凡,若是带回魔世当作下一代帝尊培养,那……

“虽然我想报答恩人,与恩人一同去魔世。可,义母他们都在东瀛,鬼伯伯应该也想待在东瀛吧。”

    御魂笑光辉转头问鬼夜丸:“鬼夜丸,要不要陪小诚去魔世,小诚一个人可是会孤单的哦。”

    鬼夜丸缩了缩脖子,有些畏惧网中人,他可忘不了当年的那数十万魑鬼大军:“小诚快回来,他们都是坏人!”

“即使他们是坏人,但他们能为我父母报仇,就是小诚的恩人。小诚不能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御魂笑光辉抱着月牙诚依着网中人摇扇子:“鬼夜丸,我们是坏人,胧三郎就不是了吗?胧三郎会比我们待小诚更好吗,不是用完后牺牲掉?”

“我会把小诚带回西剑流!”

“你有什么本事从胧三郎手里脱身呢。”

“我……总之小诚就是不能让你们带走。”

    胧三郎的眼睛越瞪越大,马上就要脱离目小界啦:“木魅、红翎,快把小诚带回来!”

    御魂笑光辉正了正身体:“爱将,靠你了。”

    网中人早就看这个传说中的能威胁他地位的胧三郎不顺眼了,此刻便疯狂殴打他属下去了。

 

    后来众人围殴胧三郎时,网中人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了。

    当时黑白郎君也在场殴打胧三郎,一看网中人也在打,嘴里还不停地念叨什么“监视”。黑白郎君一皱眉,什么?这个胧三郎竟然监视网中人?要知道我以前都没有监视过网中人!该打!

    胧三郎要是知道黑白郎君在想什么,肯定要狂吼一句:谁去监视网中人啊!就你和御魂那小子看得上网中人这个穿着老布鞋的老干部啊!这个老干部对我来说没有一点点的吸引力啊!  

    网中人一看黑白郎君打的更使劲儿了,眼一睁,什么?这可是我的情敌啊,他最后的致命一击一定要是我给的!

    黑白郎君一看网中人也打的更使劲了,毛了!这是我的对手,我要比你更能打,比你打他的次数更多,比你打的更重,比你先打死他!

    于是两个人就对着胧三郎的身体较起劲来,一同殴打胧三郎的其他人都被黑白郎君和网中人吓了一跳。

    忆无心在下面咬手指:“二堂兄,我有点怕。”

    御魂笑光辉蹲在她身边,其实他也有点怕,要是直到此刻,网中人都还惦记着揍他,像揍胧三郎一样的揍法的话……御魂笑光辉仔细查看了一番魔之甲还在不在身上,还好当初把魔之甲给骗过来了,还好没再弄丢了。

    胧三郎觉得自己很委屈,死的很没有尊严。

 

    最后

    网中人站着院子盯着那一树樱花发呆,御魂笑光辉在屋里收拾东西,他们马上就要回魔世了。

“爱将,你在看什么?”御魂笑光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网中人身边,“我收拾好了。”

    网中人微微侧身盯着御魂笑光辉看了许久,随后揭开了御魂笑光辉的面具,在他唇上留下轻柔一吻。

“你长高了,也变瘦了。”

“我还以为爱将会说,你变强了也变秃了。”

    网中人冷哼一声绕到御魂笑光辉身后,想起之前他失信自己还到处爬墙就自己想打死他又舍不得就很生气,于是毫不犹豫的给了一脚。

“啪!”

    御魂笑光辉趴在了地上,有些郁闷地回头:“喂,爱将,剧本好像不是这么写的,快拉我起来。”

    网中人将御魂笑光辉拉起来开始扒他的衣服:“那是怎么写的?”

    御魂笑光辉取下网中人的面具把玩:“你来之前我做了个一样的梦,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即使现在将我的衣服扒光了,也做不了,会有人来打断这一切。”

    这事儿由不得网中人不信了,因为下一秒月牙诚就抱着一大包东西走了过来:“恩人,你们在做什么啊,还没收拾好吗,要不要小诚帮忙?”

    御魂笑光辉无辜摊手:“还真说中了,爱将你就憋一下吧。”

    网中人点了点头,随手将御魂笑光辉面具一抛,带着两人往前去了。御魂笑光辉回头看了最后一眼,那被抛上半空的面具最终落在地上碎成了两半,一切都结束了。

    月牙诚仰头问网中人:“恩人,我们要去魔世了吗?”

    网中人点了点头牵紧了御魂笑光辉:“嗯,我们要回家了。”

    

    


评论 ( 5 )
热度 ( 37 )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