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捷豹写界一号代表。

打酱油

在蜀有一家远近闻名的酱油店,前去打酱油的人络绎不绝,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在他家打酱油是可以用醋换酱油的,据说是因为他家缺醋,每次带去的醋未必要等量,还可以多带点,这样下一次去的时候就不用带了,店主会按量打给你。

正是这样的一间店,吸引了许多异乡来客,其中就有胧三郎,他不远千里渡海而来就想一打这美味酱油。可是他没有钱,渡海而来已经花光身上的所有盘缠,此刻是身无分文,他能走入蜀境已是不易。可他怎么能半途而废呢,他左思右想、冥思苦想、绞尽脑汁……很快他又不再烦恼了,他想到了一个妙招。他认真的爬着山,汗如雨下、腰酸背痛,不住感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啊。

天黑之前他赶到了酱油店,这时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打铁

武林上有一位并不出名的打铁匠,他表面上开着一间面馆,私底下干的却是打铁的活,好在客人们从未在面里吃出过什么铁渣。若从他的长相看去,一定不会有人看得出他是个打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神蛊温皇却找到了他。

“我想请先生打一柄剑。”

“用什么打呢?”

“剑无极。”

打铁匠思索着:“用人打啊……”

他还是答应了,或许是他也想尝试一番人剑有何不同,神蛊温皇让他带走了铸剑“材料”,剑无极从此人间蒸发,再无行踪。几个月后,打铁匠送来了一柄神兵,这个消息不径走漏,但知晓消息的大多是武林上游手好闲、歪门邪道、居心不良的狠毒之辈,,他们常常聚来一起来往面馆。从那时起,面馆里聚集了一群妖魔鬼怪,他们每个人...

打虎

戮世摩罗:今天又是我和爱将搭档,那我们表演什么呢?

网中人:不知道。

戮世摩罗:(苦想)演个《猫和老鼠》吧,我演猫。

雪山银燕:(担心)什么!二哥你要和网中人演《猫和老虎》?

戮世摩罗:(惊)嗨,小弟。

网中人:他怎么在这里?

戮世摩罗:(悄悄说)我也想知道,既然小弟担心那我们就换一个吧。

雪山银燕:(着急)二哥!

戮世摩罗:(说顺了)我突然觉得《猫和老鼠》没什么意思了,不如爱将和我唱一段《替父出家》吧。

雪山银燕:(内心:替父出嫁?)

戮世摩罗:(察觉错误又想不起来)《带父从军》?

雪山银燕:什么!二哥你要背着父亲去从军?

戮世摩罗:(低语)不愧是我小弟,比我还明白哪...

川味熊猫

如果你问网中人,天下间最辣的人是谁,他一定会答黑白郎君。

如果你问网中人,天下间最好吃的人是谁,他一定会答黑白郎君。

如果你问蜕变完成的网中人,天下间最强的人是谁,他会在深思熟虑后答——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洗澡用火锅,洗脸用火锅,洗头用火锅。

走起路来十里飞香,挨近他的人睁不开眼,眼泪乱飙。

香味是蛊惑网中人的秘招,闻到香味的网中人走路打飘,循着香味就能找到目标。

黑白郎君对着网中人头乱敲。

好辣好辣,好吃好吃,还要吃。

肚子痛,还要吃。

网十八辣死了,原地复活网十九,好吃好吃真好吃。

网十九辣死了,原地复活网二十,好吃好吃真好吃。

网二十辣死了,原地复活网二一,好吃...

(网空)一脚一个应龙怪

某天,戮世摩罗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了大脚,他的爱将不仅没有嫌弃他还安慰他,将他藏在自己披风里带出门。

戮世摩罗说:“不行,你把我的身体藏起来可我的脚还在外面,我会被发现的。”

于是网中人打算把他的脚也藏起来,试了一会儿后网中人说:“你的脚太大了,藏不起来。”

戮世摩罗一听心灰意冷,患上了自卑。下属们尊称他赤脚大王,此后戮世摩罗出门都要裹一身宽大披风,为的是遮住大脚,可修罗帝国的人民们都明白,他们的帝尊有着一双赤脚大仙的大脚,帝尊一走路地要抖三抖。

渐渐的,戮世摩罗发觉了大脚的好处,当上战场时,他就在爱将旁边助威,一呼一喊一蹦跶,敌方的地就垮了,应龙师气的直喊妈妈。戮世摩罗跳的忘我,一脚便...

没想到让我爬上来的竟然是缜儿,这梦我实在憋不住。


昨晚做了个梦,在另一处海境,海面上有个巨大的怪物。

大家都在分队,几人乘舟准备从哪哪哪过去攻击它,北冥缜说:“那我下水吧,我从水底过去攻击它。”

接着他就潜进了海里,双手乱划,着急大喊:“为什么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不是鱼吗,为什么我在水里什么也看不见?”

他尴尬地上了岸,双眼又恢复光明。一群人看着他,气氛更尴尬,谁也不说话,没有人告诉北冥缜他看不见是因为他下水时忘了睁眼……

这是,眼睛太小连自己也忘记睁眼了吗?

(任酆)当神蛊温皇傻了

欢迎收看当他们傻了之神蛊温皇篇。

「神蛊温皇」

酆都月:楼主虽然傻了却更像是瘫了。

凤蝶:自从主人傻了后,他每天都要见酆都月,不见到誓不罢休。

千雪孤鸣:虽然温仔傻了,却还挂着一脸以诚待人的微笑,明明可以走路,偏偏要用手爬。还得酆都月照看他,不然他就会爬下轮椅,到处寻找酆都月。

百里潇湘:楼主傻了后只会说酆都月三个字,楼主眼中还有我百里潇湘吗?

幻幽冰剑:楼主自带定位系统,酆都月在哪他就能爬到哪去,跟着他走准能见到酆都月。


“哪家的,太可怜了。”

“就是,身残志坚。”

“不因腿断放弃向前,值得学习。”

千雪孤鸣听见议论声挤开人群一眼看见神蛊温皇在地上爬,他猛...

(空网)过年

戮世摩罗大摇大摆领着胧三郎进入正气山庄,往那一站,哟金灿灿呀那个基佬紫,小高跟呀还弄个墨镜戴,手插口袋呀还要叼个烟,气场真有个杀马特那么高,帅气!漂亮!他想挨打!

“坏孩子回来过年了。”

衣着朴素的胧三郎与他形成强烈对比,说实话三郎跟他一块儿站就像他爷爷,谁都怕他下一秒就会抽出手来给大家打一套太极看。史艳文接上来先打谅一番:“小空这位是?你换了一个……”

“一个爹啊,我换了位干爹,又给你找了个兄弟,开心吧?”

“爹亲很开心能有这样的一位长者替爹亲照顾你。”

“呸,别放屁了,我上一个干爹不就是被你和大哥打死的。”戮世摩罗手一甩,左右找不到雪山银燕,“小弟呢?”

“走丢了,我待会儿去捡...

南宫恨拍屁股

南宫恨拍了网中人屁股,网中人一跳三丈高。

“爱将,有人非礼我!”

南宫恨定睛一看,原来他是戮世摩罗。

他们竟然换了衣服穿,太可气,一气化九百啦!

“休走!”

休走休走,看南宫恨打不死你们!


南宫恨拍了网中人屁股,这次拍对了。

网中人回身一脚,南宫恨卡进墙里。

“网中人你!”

网中人不明白,难道不对吗?

“你来找我不就是为了打架吗?”

所以他先出手,他先开打。

南宫恨这次并不是来打架。

“我来找你复婚不行吗?”

你就这样无情一脚把我踢开,南宫恨瞬间重伤。


南宫恨拍了岳灵休屁股,岳灵休反手拍了回去。

“岳灵休你拍什么!”

“那你又拍什么!”

“岳灵休你竟...

我网真好,网没有上线的第不知道多少天,不想他。

欢迎大家一起爱他,讨厌他的我可以陪你一起骂他,骂到爱上他,骂到感化你。

“网中人你是小蛛!”

“网中人你是大蛛!”

“网中人你是老蛛!”

“网中人你是坏蛛!”

“你不是人,你是蛛!”

“你每死一次换张脸,你不要脸!”

“网中人你是魔!又养鬼!又吃人还挑食!挑食挑食,挑的自己八肢发达,獠牙外露,蓬头垢面,脸色呈青,衣服乱穿又赤脚着地。殴打国宝还骂人残缺,蛛丝乱吐魔茧乱扔,杀人师弟又掘人坟墓。你不讲文明,没有良心!”


我骂的很有诚意。

1 / 4

© 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