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然后呢?

到底是不知知足还是不懂贪婪。

(缜砚)刺客

惨叫声

“砚寒清,麦,麦死啊!”


惊醒

“殿下你怎么了,你睁眼看看我没死呢。”


对话

“麦死!”

“殿下醒醒。”

“麦死啊!”


思考

殿下再这样喊下去我就算没死也快被咒死了,怎么晃也晃不醒他,总不能打吧。唉,算了,把人抱紧点继续睡吧免得他待会儿闹起来滚下床去。


梦语

“你输了,投降吧。”


打斗

砚寒清眼睛瞪的老大,北冥缜一巴掌把他给打蒙了。

紧接,一拳正中鼻梁,鼻血流出。

一拳正中右眼,右眼乌青。

终于反击了,砚寒清捉住北冥缜手腕,两人僵持着。


好困

“就一下,打一下没问题的吧。”

把北冥缜手腕一转,拳头对着他自己脑门去了。

“啊...

开开脑啊电一电

胧三郎:“今天天气好,木魅我们出门吧。”

北冥缜:“今天天气好,砚寒清你和我出门吧。”

双方出门逛,想是眯眯眼相互吸引的缘分,胧三郎与北冥缜碰头了,就在这一瞬人突然多了起来,快要将四人挤散。木魅着急看也没看拉起北冥缜就走,砚寒清着急回不了头扯上胧三郎就走。

走到空旷地方,砚寒清一看自己拉着的,木魅一看自己牵着的……

砚寒清:“呃……”

木魅:“嗯?”

砚寒清:“殿下,我们不过就出来走一趟而已,没那么严重吧,怎么一眨眼就老了几十岁,太吓人了!”

木魅:“主公,我们不过就出来逛一逛而已,您怎么一晃眼就年轻了几十岁,太神奇了!”

这两人完全不给北冥缜和胧三郎弄明白的机会,拉着就回家。...

恨谁送谁哈士奇,史艳文你接狗!

那年过年戮世摩罗仍不回正气山庄,只遣人送去一只小奶狗,说是什么哈士奇。这狗儿长得也俊,没谁不喜欢的,雪山银燕更将其视若珍宝,看见它就想起远在异乡的二哥,骂不得也打不得,谁要说一句就和谁急,就凭你是史艳文、俏如来也不行!

第二年,戮世摩罗听说雪山银燕喜欢便又送来十只小奶狗,仍是哈士奇。

第三年,虽说换了个狗送来,但那狗长得却和哈士奇差不多,叫什么阿拉斯加,送了两只。

俏如来与史艳文一听这名字,都道糟了:“这狗叫阿拉撕家?”

“对啊,二哥说就叫阿拉斯加。”

撕家撕家,这狗怕是比哈士奇更厉害,都直接叫撕家了还了得!在魔世的戮世摩罗听说这事,乐道:“连十一只哈士奇都养了,还怕什么阿拉斯加。”...

(空网)蜘蛛大战僵尸

几万只小小空是不是可以和嘟嘟月/应龙师玩植(zhi)物(zhu)大战僵尸了

[植物拥有者]:戮世摩罗、网中人。

[僵尸拥有者]:神蛊温皇、应龙师。

[植物]:小小空    

[僵尸]:嘟嘟月、普通僵尸魔兵


『第一战,普通僵尸魔兵对小小空。』

网中人、西经无缺可克应龙师,小小空们继承网中人血统,应龙师,败!大败!败的血本无归!


『第二战,嘟嘟月对小小空。』

“爹亲!”“爹亲!”“爹亲!”

“楼主!”“楼主!”“楼主!”

双方喊声、气势不分上下,第一只歪脖子嘟嘟月靠近小小空们了!

小小空们...

(空网)应龙师你还是太年轻了!

“粑粑,饿!”“粑粑,饿!”“粑粑,饿!”“粑粑,饿!”

修罗国度某间屋子内外站满了几万个孩子,这些孩子几乎长得一样,都是又像戮世摩罗又像网中人的,可可爱了。戮世摩罗对这一屋子的孩子已习以为常不再感到惊悚,他扫视一眼,只见墙上挂的、窗外扒的、吐丝吊在半空中的、踩在桌上的、站在地上的、趴在他和网中人身上的……各种姿态应有尽有,地上简直没有个能站人的空隙。转头去瞧网中人,一只小小空正好抓着网中人头发踩着肩膀往上爬,把网中人整张脸都挡住了,戮世摩罗伸手提起孩子一丢才让网中人露出脸来,那叫一个面无表情啊面无表情。戮世摩罗给网中人理好头发,拍了拍他肩膀:“唉。”

一只吊在半空的小小空俨然是一只小嘀嘟...

(空网)这个妹妹我见过!

一.

网中人回到魔世一直没有蜕变完成,除了魔世新来的戮世摩罗不知道有网中人的存在外,其他人都知道帝鬼把他带回来了。直到他刚出茧那日,所有人都在大殿里等他,他到后又跟着别人一起等一个人,听说那人是帝鬼捡回来的人族,帝鬼对他寄与厚望来日或可成为下一代帝尊。

站了许久一个少年像个山贼似得扛着刀大摇大摆走过,对殿中众人熟视无睹,还是帝鬼把他叫住。他退回一瞧,哟想来众人是在等他,于是收起武器上前,帝鬼本欲给他介绍网中人身份,他却打断帝鬼的话,和网中人互相打量着,帝鬼见此便回了王位之上,把空间都留给了这二人。

这小子看了网中人一会儿,伸手就摘人家面具,一见着网中人的脸就呆住了,许久回头冲帝鬼道:“这...

出门不牵手娃儿要落

谁叫史艳文出门不牵小空手,小空半路就跟了别人走。好心的帝鬼把小空抱回家,竟把他当作亲儿子般宠,自从史艳文把他弄丢后小空他出门一定会牵手。

有天小空很无聊跑去调戏网中人,网中人他居然没生气反而还深情地牵起了小空手……

帝鬼:“小空呢,你牵去哪了?”

网中人:“牵丢了。”

帝鬼:“牵着也能丢?”

网中人:“牵着才好丢。”

帝鬼:“丢哪了?”

网中人:“垃圾场。”

小空漂流到东瀛,阿郎爷爷把他捡。

爷爷喜欢他,给他换衣服,取名笑光辉,还教他功夫。

爷爷怕他丢,要牵他手手。小空不牵手手,爷爷偏偏要牵他手手,小空警告最后一次,他不牵手他不牵手他不牵手,爷爷耳背爷爷耳背爷爷牵手。

小...

修罗三煞

修罗三煞:梁皇无忌、网中人、炽阎天


小儿夜啼

“你再哭就把你送给邪神将当师弟!”

“你再哭就把你送给妖神将当食物!”

“你再哭就把你送给炼狱尊当徒弟!”

熊孩子

“你不听话以后是要当邪神将师弟的。”

“你不听话以后是要被妖神将吃掉的。”

“你不听话以后是要当炼狱尊徒弟的。”


修罗国度平民看起来都很尊重三人,实际上私底下是这样的。

什么病?(2)

慎点

梁皇无忌这病也不能说病吧,他玄乎,怎么个玄乎呢,他专克师弟。当初莫前尘就在梁皇无忌面前被网中人砸没了,网中人从楼顶掉下来坐地上一脸呆滞见梁皇无忌神情悲痛才知自己砸死了人。

梁皇无忌心如刀割,网中人这个金刚砸地上又砸不死,怎么偏偏……这人白天还好好的怎么的就没了呢世事难料天意弄人啊!网中人拍拍衣服站起身走了,他本来在楼顶喝西北风一眨眼却到了半空中,鬼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他也没打算解释。

梁皇无忌经此一遭备受打击,一直仰慕他的煞魔子不顾帝鬼反对偷偷入了他们师门当了他的师弟成为了梁皇无忌新的贴心小棉袄,有了煞魔子的陪伴梁皇无忌也算是走出了阴霾。想到这些日子煞魔子对他的好,梁皇无忌眼一酸从怀里...

1 / 4

© 世音 | Powered by LOFTER